石头阅读改名叫什么了(石头阅读旧版)

发布时间:2023-11-02 10:27:26 | 更新时间:39分钟前
手游app游戏网 > 手游app游戏网 > 石头阅读改名叫什么了(石头阅读旧版)
周毅唐苗苗小说

《都市无双奶爸》描述: 神医传人下山寻妻女,古灵精怪的女儿不愿认父,大明星老婆拒人千里,这种局怎么破?看我神级技能扭转乾坤,纵横人间

第1章 下山寻女儿

寒风凛冽,漫天飘雪。

一把破旧的土黄色油纸伞,出现在金陵横滨国际幼儿园门口,撑伞的是位长发絮乱,星眉剑目的青年。

看着“横滨国际幼儿园”的牌匾,他整齐洁白的牙齿,在灿烂笑容中都有些晃眼。

“诸位老兄,出门在外,以和为贵,这又是何必呢?”周毅收回目光,扫视周围雪地里四名蜷缩起来的精壮保安,默默把剩下的两根银针收起。

“我只是来找我女儿,唐苗苗的。”周毅笑得温润谦和,好像刚才出手狠辣的人不是他一样。

四名保安看到银针,身躯下意识的哆嗦了几下。

那位稍微年长的保安,曾经部队里优秀兵种退役的格斗高手,却只能瘫在雪地里不甘的怒吼。

“臭小子你骗谁呢!唐苗苗是大明星唐婉的亲生女儿?你这个乡巴佬会是唐苗苗的父亲?唐婉的老公?”

唐婉是谁?大明星!平时他们都只能在人家来接孩子的时候悄悄看一眼,这个乡下来的臭小子还敢占女神的便宜!

周毅却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话,离开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周庙村,他只在乎自己的女儿,至于其他宵小之辈,一律打服即可!

转身拎起鼓囊囊的大背包,边朝里面走去,便小声嘀咕道:“我的行李可以丢,给女儿带来的礼物可不能丢,这里装的,可都是满满的父爱……”

“小李,报……报警。”年长保安直到周毅走远了之后,才敢低声叫道,看着周毅的背影,眼神淬了毒一般。

这座私立贵族学校占地面积很大,除了四栋四层大楼外,各种游乐设施也很健全,周毅进来后,便看到很多孩子洋溢着笑脸,正在追逐嬉戏,还有不少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做操,跳舞……

周毅思维跳跃,眼神毕露锋芒,扫视一名名老师,目光最终锁定在一位年轻女老师身上,随着温和的笑容爬上脸庞,他大步朝着对方走去。

“美女老师您好,我是一位孩子的家长,能跟您打听件事吗?”

“您,您好……”褚思思转身看清周毅的模样,心跳顿时加快了几个节拍,这笑容……好帅好甜。

可惜结婚了。

褚思思不知道这头好猪被哪棵蔫白菜给勾引走了,心里稍感失落的同时,不动声色说道:“有什么事,您说。”

“我是唐苗苗的父亲,您能告诉她在哪里吗?”周毅轻声细语含笑问道。

“那栋楼二楼最东侧,就是唐苗苗所在的班级!”褚思思抬起手臂,话刚说完便面色一变。

唐苗苗的父亲?

唐苗苗不是单亲家庭吗?

褚思思瞪大眼睛盯着周毅,想要判断对方说的是否真实。

“美女老师,谢谢您!”周毅眼神一亮,箭步朝着楼梯方向奔去。

“砰……”

教室房门被周毅用力推开,当他看到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一个精雕细琢的小女孩,正坐在教室第二排翻看漫画书时,他那颗心瞬间揪了起来。

是她!

是自己女儿!

亲生的!

周毅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抖,视线仿佛被磁铁吸住,死死盯着和照片里几乎一摸一样的女儿,喉咙蠕动,嘴唇张开,他却发现自己早在心里打了千百遍的腹稿,这时候却说不出来。

“你是谁?”唐苗苗带着很重鼻音的声音响起。

“苗苗,我是你爸爸。”周毅一步步走过去,来到唐苗苗身旁后,他把黄油纸伞和背包放下,慢慢蹲了下去。

这就是自己闺女啊!

她眉眼像自己,但更多的像她妈妈,真漂亮,像个洋娃娃。

“你骗人,我爸爸在山上学本事呢,等我长大了才会来看苗苗。”唐苗苗撅起小嘴,用力摇着小脑袋说道。

“苗苗,爸爸提前学会了本事,提前来看你了,让……让爸爸抱抱好不好?”

“我有你的照片,你妈妈叫唐婉,对了对了,我有身份证的,还有户口本,我拿给你看。”周毅七手八脚扯开花布包袱,从里面把东西取出来递给唐苗苗。

“你叫周毅?你如果是我爸爸,那我为什么姓唐,你姓周呢?”唐苗苗歪了歪小脑袋,不解的问道。

“因为你是跟着妈妈的姓,等我见到她,就让她跟我的姓……不对不对,让你跟我的姓。”周毅堆起笑容说道。

“是这样吗?”唐苗苗疑惑道。

“嗯嗯,千真万确。”周毅重重点头,满脸真挚表情。

唐苗苗忽然咯咯笑了起来,虽然鼻音很重,明显是感冒了,但她却很开心,笑着说道:“叔叔,我又不是隔壁家的傻丫头,你就别骗我啦!”

“……”

周毅满脑门黑线,敢情自己刚刚白解释了。

从兜里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乳白色药丸,递给女儿说道:“苗苗,感冒很难受吧?爸爸这里有颗糖,你吃完就不难受了。”

“吃糖能治感冒?”唐苗苗满脸的不信。

“这是爸爸亲手做的糖,叫做‘包治百病糖果’,吃一颗就能让你健健康康。”周毅脸上挂着真挚的笑容,既温和有阳光。

“你还会做糖果?”唐苗苗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把乳白色药丸接在手里。

“我……”

周毅的话没说完,便被房门撞开的声音打断。

幼儿园园长陈月琴,率先冲进教室,她身后呼啦啦跟着十几名幼儿园的男女老师,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扫帚、拖把之类的“武器”。

“苗苗,不准吃,有毒。”陈月琴大声叫道。

第2章 救人

有毒?

周毅看傻子似的看了眼陈月琴。

这是他亲手制作的“养身丸”,从三十六中珍贵药材里提取精华,耗时三天三夜制作出来,每一颗都很珍贵,包治百病完全不夸张。

周毅回过头,瞬间抓过女儿手里的药丸,在她张嘴的那一刻,闪电般精准无误的丢进女儿口中。

养身丸,中药药丸,入嘴即化,带有芳香和甜味。

唐苗苗喉咙蠕动,融化的药液被她吞咽进肚子里。

“苗苗……”

陈月琴被吓得亡魂大冒,顾不得周毅的威胁,箭步冲刺到唐苗苗前面,一把把她拉到怀中,急促叫道:“快吐,快吐出来啊!”

“吃完了!”

唐苗苗眨了眨,甚至还深处粉色小香舌舔了舔嘴唇。

又香又甜,好吃。

陈月琴那颗心狠狠抽搐了几下,她下意识的抬手捂住胸口,对着周毅吼道:“你给苗苗吃了什么?混蛋,她还是个孩子。”

周毅看着她愤怒的表情,忽然心里有些惭愧。

他懂人情世故,能轻易看出这个中年妇女是关心自己女儿。

不过,她的身体……

“这位老师,你有病,别生气,我不会害我女儿的。”周毅劝到。

“你你你……”

陈月琴想骂对方才有病,可心脏绞痛,呼吸变得困难,使得她话没说完便身子一歪瘫倒在地。

“园长……”

“坏了,园长被他骂晕过去了。”

“别胡说八道,园长有心脏病,快翻翻她的兜里,有没有速效救心丸。”

后面一群男女老师箭步冲过来,把陈月琴身上翻遍,也没找到速效救心丸。

“快打120吧!”有人提议道。

“对对对,打120!”

周毅沉声说道:“你们都让开,我是中医,能治好她。”

“你别胡闹,都是因为你,陈园长才会……”

“闭嘴,都让开。”

周毅悍然上前,伸手抓住两名男老师的衣领,随手就把他们朝教室房门处丢去,并且挥动着手臂,把其他人驱赶的不断倒退。

下一刻。

他飞快的抓出一个木盒,从里面取出一根根银针,哪怕隔着衣服,他依旧精准无误的刺入陈月琴周身各处穴位内。

然后,他重新拿出一颗养身丸,犹豫了一下,他便塞进陈月琴的口中,嘀咕道:“我女儿还要在这里读书,为了防止被穿小鞋,这颗‘养身丸’浪费就浪费吧!”

随即,周毅的手指按压在陈月琴的檀中穴处,轻揉五秒钟后,他拿出最后一根银针,朝着檀中穴位置刺入。

捻,提,刺。

经过反复三次,他迅速把刺进陈月琴身上的所有银针全部拔掉,然后掐住陈月琴的人中穴。

片刻后。

陈月琴悠悠转醒。

她的眼神焦距汇集,支撑着双臂坐起来。

心脏,不疼了?

而且,身子怎么还有点舒服?

她茫然转头,看了看周围的景象,顿时想起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一骨碌爬起来,眼神警惕,防备着一旁的周毅,然后几步冲到唐苗苗身边,重新把她抱在怀中。

“拜托,怎么说都是我救了你吧?打个商量,能不能别用这种防贼似的姿态盯着我?”周毅摇头苦笑。

什么意思?

他救了我?

陈月琴看向教室门内那些老师,发现他们的表情极其精彩。

但同事们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自己竟然被一个“疯子”给救了,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教室外面,两辆警车呼啸而至,随着六七名身穿警服,携带武器的警察冲下车,在学校老师的指引下,快速冲进教室。

“犯罪嫌疑人是谁?”为首手放腰部枪柄上的中年警察,凌厉目光扫视教室内的景象,沉声询问。

“是……”

陈月琴抬起手臂指向周毅,话却卡在嗓子眼处。

周毅看到警察,非但没有半点惊慌,反而露出几分欣喜。

“《周氏出山法则》:人民警察像太阳,遇到麻烦找警察。”

他脸上重新浮现出灿烂的笑容,箭步走向为首那位警察的时候,手臂也抬了起来,热情说道:“警察同志,你们过来实在是太好了,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你……”

郑建明身为附近派出所的副所长,曾经也遇到过各种刑事案件,可眼前的局面则让他有点摸不清头脑。

“你先把手放下,说说这里是什么情况?”郑建明皱眉说道。

“是是是,我完全愿意配合人民警察。”周毅把手放下,笑容却没减少半分,说道:“我想这应该都是误会,毕竟我身为孩子的家长,来这里看我女儿,不但被外面的保安围殴,还要被这些老师当成是敌人,心里觉得冤枉……”

陈月琴和其他老师面面相觑。

这就是……恶人先告状吗?

他明明打伤了外面的保安,怎么变成他的道理了?

一众老师气愤填膺开口指责,唯有陈月琴面带尴尬,心里也有些为难。

郑建明办案老道,自然不会听一家之言,慢慢了解了事件的全过程,面色威严的说道:“你叫周毅是吧?事情的始末我们已经清楚,如果这位小朋友真是你女儿,倒是有情可原,可如果你说谎,那就是在犯罪。”

周毅把自己撇清,又补充道:“唐婉可以作证,我就是孩子的父亲。”

唐婉是谁?

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一辆奔驰商务车,畅通无阻的驶入横滨国际幼儿园,坐在商务车内的唐婉,透过车窗看到了瘫坐在大门两旁的那几名保安。

下车,冲刺。

唐婉带着满心担忧,飞奔到女儿的教室门口,看着已经被人堵住的教室门,她急促叫了几声,大家才给她让开一条通道。

踏进教室,她的目光非常搜寻着女儿的身影。

“苗苗,你没事吧?”唐婉几步冲过去,一把把唐苗苗抱在怀中。

“妈妈,我没事。”唐苗苗乖巧说道。

唐婉闻言,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她才有心思注意其他人。

然而,当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她的眼帘后,她的瞳孔收缩,就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瞬间把女儿抱得更紧。

是他!

第3章 旧情人相见

看上去,他比当初显得成熟了!

可他怎么从山里出来了?

当年他不是号称山外危险大,绝对不会出来,死都要死在那苍狼山的吗?

难道,他是来跟自己抢女儿的?

周毅此刻也在打量着唐婉,他的感觉与唐婉相似,只是美貌比当初两人偷尝禁果时更胜一筹了。

准确的说,是青涩变成熟,更有女人味了。

“您就是唐婉女士吧?孩子的母亲?”郑建明看着两人的模样,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但还是开口询问。

“没错,我是苗苗的母亲。”唐婉说道。

“那么,请问这位周先生,是不是孩子的父亲?”郑建明再次问道。

一瞬间。

教室里的所有人,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唐婉身上,竖起耳朵准备倾听答案。

唐婉那颗心在微微颤抖,但几年的社会历练,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已然能够很好的掩饰情绪,表面上看去波澜不惊,清冷华贵。

她没回答警察的话。

冷冽目光凝视周毅,一字一句问道:“你不是说,这辈子都不走出苍狼山半步吗?为什么出来?”

“找女儿。”

周毅脸上漾起一抹复杂,就如他的心情一般。

当初的分离,他以为那是永别。

青春懵懂的感情,只会化作云烟。

只可惜造化弄人,得知女儿存在的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和唐婉之间,已经多了一条此生都无法割断的纽带。

“然后呢?”唐婉再次问道。

“弥补,担责,往后余生,我照顾你们。”周毅说道。

“不需要,我能生她,就能养她。”唐婉的语气充满冷漠。

“可她需要一个父亲,亲生父亲,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我这次出山,带来了所有的家当,包括身份证和户口本。”周毅正色说道。

唐婉的表情,变得很是难看。

她眼神里愤怒的火焰在滋生,曾经的恐惧和担忧,痛苦和委屈,让她此刻的情绪达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下一刻,她忽然笑了。

笑脸美的惊心动魄,笑意冷的凌冽刺骨。

“你配吗?”

轻飘飘的三个字,如山岳砸进周毅心里。

周毅沉默了。

配吗?

他不知道。

虽然他不满唐婉怀孕生育做了隐瞒,但那丝的不满,远远抵不过对她的愧疚,他能想象得到,当年才十八九岁的她,承受了何种不该承受的压力。

教室里,众人面面相觑。

此时此刻,就算是傻子都能明白过来,眼前的周毅的确是唐苗苗的亲生父亲。

他们心里如负释重的同时,八卦之心也如燎原之火,熊熊燃起。

大明星唐婉的男人啊!

唐苗苗的亲生父亲。

如若今天的事情传出去,恐怕能闹出大新闻吧?

“散了吧!”

郑建明皱着眉头挥手,心里对这场因为误会造成的事件恼怒不已,“你们双方都需要跟我们回一趟局里,做一下笔录。”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到学校行凶?当我黄家是善男信女了……”

这时,带着几名心腹手下的幼儿园老板黄海涛,面色铁青的冲进教室,完全没在意警察在场,厉声喝道。

他的话,戛然而止。

他的脚步,骤然停住。

那抬起的手臂,伸出的手指,就这样悬在了半空。

他的表情,也像是见鬼了一般,瞳孔里映射的……是周毅的容貌。

周毅看清来人的模样,表情也愣了愣,随即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快速瞟了眼一旁自己带来的大背包。

“老板,这都是误会。”陈月琴苦笑道。

“啊?噢噢,是误会啊!误会好……咳咳,没事我就放心了。”黄海涛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悻悻说道。

其她人没有察觉到什么,但郑建明心思缜密,眼光毒辣,却察觉到耐人寻味的异状,询问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

“老熟人!”

黄海涛和周毅同时开口,说出的内容却截然相反。

郑建明撇撇嘴,不理会黄海涛的话,直言说道:“既然你们认识,那黄先生也跟我们回一趟局里吧!既然是误会,你们只需要去做一份笔录,这事情就算是结了。”

“我,我就不用去了吧?”黄海涛说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半个金陵城的人,都知道你是这家幼儿园的老板,你的地方出了事情,你不去谁去?”郑建明没好气的说道。

别人怕黄海涛,他可不怕。

虽然他只是附近辖区派出所的副所长,但他老丈人可是市里位高权重的大佬,裙带关系硬的狠呢!

最终,黄海涛硬着头皮同意。

周毅没再理会黄海涛,他来到唐婉面前,伸手想要抱一抱女儿唐苗苗,结果却被唐婉移步躲开。

“妈妈,他真是苗苗的爸爸吗?”唐苗苗扑闪着长睫毛,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周毅,眼神里满是好奇。

唐婉面对周毅时,心里有愤怒和委屈,但面对女儿,心情却很是复杂。

她知道,自己没权利剥夺女儿获得父爱的资格。

但她又不甘心,不想让这个心狠的臭男人接近女儿。

矛盾的心理下,她只能含糊不清的“嗯”了声,声音很小,细若蝇蚊煽翅。

唐苗苗眼神一亮。

她听到了。

听到妈妈承认,面前这个陌生人……就是她的爸爸。

毅看着眼前这对母女,心里暗暗一叹,他知道自己这些年的缺席,令她们对自己都很陌生,也明白欲速则不达,想要让她们接受自己,只能慢慢来。

不过,当务之急是女儿的病。

“把这颗药糖给女儿吃吧!能治好她的感冒。”周毅把白色药丸递向唐婉。

药糖?

唐婉一愣,随即有些迟疑。

她知道周毅懂医术,是苍狼山那位隐居的神医的徒弟。

如若是其它事情,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但治女儿的病……她最终选择同意,接过药丸后,轻声哄着让她吃下去。

随后,众人跟着郑建明回到派出所,做好笔录。

周毅在接受一番“教育”后,与众人一同走出派出所,哪怕他发现黄海涛走出派出所大门后,便健步如飞,逃似的离开,他也没有开口叫停。

有些人,逃不了;有些债,躲不掉。

他跟在一言不发,抱着女儿往外走的唐婉身后,眼神里满是坚定。

“别跟着我们。”唐婉终于在车前停住脚步,转身冷漠的盯着周毅说道:“女儿你也见到了,她很好,我也很好,我们不需要你照顾,也不用你负责任,所以请你立即回你的苍狼山,以后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小婉,我的性格你了解,赶不走我的。”周毅摇头说道。

“你不走,我们走,惹不起我们躲得起。”唐婉恼怒说道。

“我是苗苗的父亲,她需要父爱;我是你的男人,哪怕你不愿意接受,我也想再追你一回。”周毅沉声说道。

“你有病吧!”唐婉怒道。

“这些年,我没再找过女朋友,更没有结婚。”周毅脑海中闪过一张精致脸庞,却又狠心把那容颜驱散。

第4章 条件

唐婉走了,抱着女儿坐进她那辆奔驰商务车扬长而去,远远只留下排气筒喷出的有害气体。

周毅拎着两个鼓囊囊的大背包,拿着一柄铜制龙头拐杖,满脸无奈的站在公路边。

患得患失。

这是他此时的心情。

面对唐婉的绝情,他并不怪对方,毕竟当年是他不顾唐婉的恳求,执意要留在苍狼山里生活。

“嘎吱……”

奔驰商务车,又绕回到周毅面前。

随着车门打开,唐婉的小助理孙萌下来后,一言不发,只是指了指车里。

周毅放下大背包,坐进车里后,随着车门关闭,他对着后面趴在座椅靠背上的女儿唐苗苗眨了眨眼睛,然后转头看向唐婉。

“你有钱吗?”唐婉面无表情的问道。

“有几千块。”周毅一怔,随即点头。

“住处呢?”唐婉再次问道。

“没有。”

“什么时候来到金陵的?”

“今天。”

唐婉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周毅,咱们已经是成年人了,生活需要长远规划。几千块想要在金陵生活下去,撑不了多久的,更何况你一没住处,二没工作,生活方面都没保障。听我一句劝,回去吧!如果你以后想见女儿了,可以偶尔来看看她,我不会阻止你们见面的。”

“回不去了。”周毅缓缓摇头。

“为什么?”唐婉皱眉问道。

“那几间房屋,我卖掉了,师父说她想换个环境生活,估计现在也离开苍狼山了。”周毅深吸一口气,目光转移到女儿身上,轻声说道:“为了你们,我能在金陵生活下去,没住处我就找住处,没钱我就去工作赚钱,你知道的,我懂医术。”

“你……”

唐婉张了张嘴,随即再次沉默下来。

周毅轻声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拖累你的,接下来的日子,我能照顾好你们。”

“谁要你照顾!”唐婉恼怒道。

周毅笑了笑,没有反驳她的话。

甚至,他很自觉的拉开车门,就在准备下车的时候,忽然挺起腰,伸手捧住后面女儿的小脸,在她额头上用力亲了一口,然后笑着转身下车。

“妈妈,他亲我。”唐苗苗瞪大眼睛,满脸的呆萌。

“我……”唐婉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派出所附近,十字路口的拐角。

黄海涛露出半张脸,窥视着不远处的周毅。

他的心情很复杂。

想要去见周毅,让他请他的师父出山救治爷爷,又怕当年的事情败露,会被爷爷打断腿。

当年欠的债,他爷爷黄振海回来之后,就让他把钱给人家送过去,可他却没去,而是转头便买了辆车,享受了一段大学时期的舒适与风光。

“罢了,天大地大爷爷最大。”

“被打断腿,那忍着点疼吧!”

黄海涛心里有了决定,朝着周毅举步走去。

“不躲了?”周毅带着那份似笑非笑,漫不经心说道:“我本打算拿着那张欠条去电视台做寻人启事,找到债主后再登门讨债,没想到竟然这么巧,第一天来到金陵城就遇到了。”

寻人启事?

拿着欠条去?

黄海涛嘴角抽搐了几下,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此贼,好狠呐!

如若对方真拿着欠条去电视台做寻人启事的广告,满金陵城的嚷嚷着找他们黄家讨债,那他们黄家可就丢人现眼到姥姥家了,以往的名誉和声望,绝对会“啪”的掉在地上摔成八瓣。

“周毅老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当年我跟着爷爷回来后,他就让我把欠的钱送过去,我那时年轻啊!不懂事,突然拿到那么一大笔钱,就想着还债不着急,先花着潇洒下……后来事情多,我给忘了。”黄海涛尴尬解释。

“不错啊!竟没赖账?”周毅古怪一笑,问道:“黄老爷子的旧疾复发了?”

“你怎么知道?”黄海涛的话脱口而出。

“旧疾没复发的话,你会这么坦诚的认错?”周毅露出一丝讥笑。

“……”

黄海涛心底的尴尬更强烈几分,正如周毅所说,如若他爷爷的旧疾没复发,他还真不会这么坦诚的认错,哪怕最终还是会还债,恐怕也是那“寻人启事,丢脸过后”把钱砸给对方。

周毅暗暗摇头,心里对师父格外佩服。

他了解师父的性格,医者仁心有,救死扶伤可,但绝不会便宜外人。

她喜欢做事留一手。

事前布局,事后好解决。

就如黄家老爷子,当初如若不是欠他们钱,师父也不会在黄老爷子身上留下后手,对方如今也不会旧疾复发。

“周老弟,还请你回苍狼山一趟,把你师父请出来为我爷爷治病,欠你们的钱,我愿意十倍奉还。”黄海涛调整情绪,认真说道。

“不用请我师父,黄老爷子的病,我就能治。”周毅淡淡说道。

“真的?”

“比真金还真。”周毅说道。

“周老弟,你赶紧跟我回家,我……”

“不着急,做买卖需要你情我愿,需要协商好双方都满意的价码,你要还债和救人的条件开出来了,我可还没提条件呢!”周毅咧嘴笑道。

价码?

条件?

黄海涛一愣,随即点头说道:“你说,如果我能办到,绝不含糊。”

“你们黄家在金陵有些能耐?”周毅问道。

“那是自然。”黄海涛立即露出几分傲意。

“既然如此,帮我查清楚唐婉和我女儿住哪,并且帮我买套房子,就买她家隔壁的房子。”周毅的笑容变得灿烂,心情好像也挺不错,“我拿到房产证和钥匙,会把欠条撕掉,然后去治疗黄老爷子。”

就要一套房子?

黄海涛一怔,随即痛快答应下来。

当年他们家欠对方五十万,十倍奉还那就是五百万,再加上对方愿意治疗爷爷,区区一套房子,那可是他们家赚了。

“咱们交换下联系方式,然后你就去办吧!”周毅说道。

“行!”

黄海涛满意点头。

香榭兰庭别墅区。

黄海涛得到消息赶到这里,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他的面颊发麻,心里无力苦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一套房子?

赚了?

赚他奶奶个大白腿!

他要是知道唐婉住这里,情愿把那外债数目翻二十倍给周毅,也不会傻乎乎的痛快答应。

翻二十倍也才一千万。

可这栋别墅呢?

虽然是联排别墅,但起码有五六百平,市值最少两千万起步。

第5章 路遇车祸

同福宾馆。

周毅以每天一百六的价格,订了一间客房,这里距离“横滨国际幼儿园”只有两公里路程,全当是临时落脚点。

站在窗口,眺望着金陵城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他心情有些复杂。

今天见到了女儿,又见到了曾经的女人,这本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可结果却被她们排斥,滋味不怎么好受。

“留下来,照顾她们母女。”

“就算她们的心是石头,我也得慢慢给她们暖化。”

周毅想法很坚定,但以后想要定居在这繁华大都市,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

就比如……

钱!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便做推磨鬼。

周毅不想做推磨的鬼。

他在苍狼山里不怎么需要花钱,学医之余便是琴棋书画诗酒花,日子过得悠哉且快乐;但想要在这外面生活则不同,需要考虑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他背包里,除了黄家打的欠条之外,还有十几张欠条,但据师父所说,那些欠债人并不住在金陵城,暂时顾不上去讨债变现。

“几千块,想要在金陵城生活下去,的确撑不了多久。”

“近期需要找份工作了。”

周毅脑海中浮现出陈月琴的模样,顿时嘴角翘起,一个赚钱的主意浮上心头。

香榭兰庭别墅区。

装修精致典雅的客厅里,唐婉坐在沙发身上,看着面前坐在小板凳上,托着下巴,瞪着圆溜溜大眼睛,正盯着自己的女儿,心情无比复杂。

起初,周毅突然到来,令她满心慌乱。

后来,周毅说明不是来抢女儿的抚养权,她才安心不少。

现在,她想让周毅回去,又觉得女儿的确需要一个父亲。

“你想说什么?”唐婉心底幽幽一叹,轻声询问。

“妈妈,李小涛和萌萌他们的爸爸妈妈,都是一家人住在一起啊!你为什么不让爸爸住咱们家里?”唐苗苗满脸天真的问道。

“他需要回山里。”唐婉犹豫了一下,问道:“苗苗,你想让他做你爸爸吗?”

“他不是我爸爸吗?”唐苗苗疑惑道。

“是。”

唐婉轻轻点头,想了想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想以后跟他一起生活吗?”

“我不知道。”唐苗苗露出纠结表情。

她自从有了记忆,就没见过爸爸,现在爸爸突然来了,对她来说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她想有爸爸,又怕那个陌生爸爸对她不好。

******

乌蒙蒙的苍穹天幕,纷飞的鹅毛大雪没有停歇的迹象,被装饰的绵绵雪白的世界,依旧没有击溃城市居民的热情。

周毅从宾馆出来,迎着森寒风雪,与街边往来的路人擦肩而过。

他是去买手机。

准备把兜里老款诺基亚手机淘汰掉。

智能手机普及,取代了太多东西,比如钱包,照相机,手表,手电筒,GPS设备,地图,计算器……

新环境,需要赶新潮流。

尽量做到一机在手,天下我有的新姿态。

“砰砰……”

沉闷的撞击声,在周毅左前方响起。

他的脚步骤停,瞳孔猛然收缩,看着二十多米外的公路上,突然发生的车祸现场,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前面是十字路口,正是红灯时分。

后面驶来的一辆公交车没有刹车迹象,直直朝前撞击,把前面两辆小轿车朝前猛推,好巧不巧的是前面还停着一辆公交车,结果两辆小轿车就被夹在两辆公交车之间。

撞击力很大,两辆小轿车已然残破变形。

而车里的人……

周毅从未遇到过车祸现场,以前也只是在影视剧里看到过。

眼前的场面,让他浑身发冷,也意识到外面的世界,的确比山里危险很多很多。最起码,山里没有交通事故。

救人?

周毅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而这声音还并非一人发出。

他强压住那份惊慌和骇意,本着一位医生救死扶伤的精神,还有那丝侠义衷肠,毅然朝前冲去。

周围的路人,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车祸给惊住。

无数人驻足观望,冲上去企图救人的却只有寥寥数人。

而不远处一名用手捂住嘴巴的高挑女孩,发现同伴没有半点去救人的意思,反而还掏出手机,打开摄像机对准车祸现场,她顿时气恼的推了对方一把,然后朝撞车处冲去。

周毅冲进事故现场,最先观察两辆残破轿车里的情况,前面那辆车里有三人,驾驶位上是一位额头出血的中年男性,被挤压在方向盘和座椅之间,已经陷入昏迷;副驾驶上的中年妇女满脸鲜血,痛苦哀嚎,而后排的少年明显也被座椅卡住。

后面那辆轿车里,驾驶位上是一位年轻女子,头破血流,左臂被断裂的车门刺穿,后排坐着的老人,浑身多处创伤,惨不忍睹。

“快救人啊!还看什么看?”一名满脸胡茬,赶过来救人的中年汉子,明显被眼前惨烈的车祸刺激到,眼圈泛红的同时,对着观察车里伤员的周毅喝道。

“别着急。”

周毅还在观察车内伤员的情况,随口应付一句。

“你有病吧?人命关天的时候,你特么是来看热闹的啊?”中年汉子骂了句,伸手就拉后面这辆轿车里的驾驶位车门。

“啊,疼……”

“别动!”

周毅听到驾驶位上女子的惨叫,一把抓住中年汉子的手腕,然后用力把他推开,厉声喝道:“别莽撞,先弄清楚车里伤者的情况,否则你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害人。”

“谁特么想害人……”中年汉子的声音越来越弱,明显是在心虚。

此时他也发现好心办了坏事,明明是急着救人,结果拉车门时却给车里受伤的女子带来了二次伤害。

周毅没时间再搭理对方。

他通过观察发现,单单从外伤来看,伤势最严重的是后排的已经昏迷的老人。

“滋啦……”

周毅抓住后排严重变形的车门,硬生生撕了下来。

一旁那位满脸胡茬的中年男子看到周毅的举动,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没忍住倒抽了口凉气。

好恐怖的力量。

车门虽然变形,但连接处却没断裂啊!

他这……徒手撕车门,几百斤的力道?

第6章 诊治是要收钱的

周毅把老人从车里抱出来,诊脉,查伤,很快便对老人的伤情有了深入了解:

两处重创:胸腔插入铁片,刺穿肺部;大腿主动脉血管被刺破。

十三处创面伤:位于腿部,腰部,手臂,背部。

臂骨和胸骨骨折,韧带多处创伤。

还有……

周毅眼底闪过异色,从兜里掏出纸笔的同时,箭步来到驾驶位车门外,透过破碎的车窗喝道:“别嚎了,告诉我那个老人是你什么人?”

“我,我爸。”驾驶位重伤女子颤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邢甜甜。”

“嗯!”

周毅在纸上写下龙飞凤舞的字迹:

“邢甜甜欠周毅四元诊费和治疗费,三日之内还清。2021年11月7日。”

随即,周毅把这张欠条递进车窗,说道:“如果同意就按手印,如果不同意,那我只能把你们从车里搬出来,然后袖手旁观了。对了,忘记自我介绍,我是一名中医。”

中医?

欠条?

在这种情况下,医生不都是救死扶伤吗?

邢甜甜觉得荒谬,但眼前这位如果真是医生,他就是及时雨,就是救命稻草,泪眼婆娑的点头同意后,蠕动嘴唇说道:“没印泥。”

“蠢,用血。”

血手印?

邢甜甜用另外一只手按下血手印,看着对方收起欠条,转头朝着父亲走去。

一旁的中年汉子傻眼了,周毅折返骚操作,让他觉得三观尽毁。

不止是他,冲过来救人的陈安琪和拿着手机录视频郑灿,也都是满脸愕然,看着周毅的眼神充满古怪。

周毅不清楚别人的想法,也懒得理会,随着一个长方形木盒被他从怀里掏出,打开后抽出一根根银针。

噗!噗!噗!

一根根银针,被周毅刺入老人腿部动脉血管周围的穴位中。

刺,捻,提,震,渡……

九根银针,反复操作。

短短一分钟时间,原本血流不止的动脉血管伤口,再无鲜血流出。

周毅没急着拔掉银针,也不再管这处伤口。

他移动脚步,手指按压在老人胸口的铁片附近。

封穴,断脉。

然后捏住那块铁片,瞬间拔出后,又用七根银针刺入伤口周围的穴位中……

“我眼花了吗?”

中年汉子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心情很难描述,老人大腿动脉血管破裂,血被止住已经很让他震惊了,可插进老人胸口的铁片拔出,只往外喷了点血,然后就这么轻易的把血止住了?

针灸术就这么神奇?

止血效果就这么管用?

他曾经在部队的时候,如果有这么厉害的军医,自己曾经那些牺牲的战友,现在是不是应该还活着?

旁边的陈安琪和郑灿,也流露出惊讶神色,她们没想到周毅竟然真的是中医,而且还会针灸治伤,好像效果还挺不错的。

很快,周毅拔掉老人身上所有银针,甚至不再管老人的情况,招呼着发愣的中年汉子,一起把邢甜甜从车里弄出来。

诊脉,摸骨,针灸。

周毅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治疗过邢甜甜,他箭步来到前面那辆车旁,看着已经被抬出来的三名伤员,通过检查发现他们并没有致命伤后,他才重新回到邢甜甜身边。

“什么时候还钱?”周毅问道。

“我手机在车里。”邢甜甜嘴唇蠕动,声音里带着些委屈。

“不支持扫码付款,也不支持转账汇款,我要现金。”周毅平静说道。

“我,我没现金。”邢甜甜说道。

一旁的中年汉子看不下去了,怒声喝道:“我说你这年轻人是怎么回事?逼着人家打欠条,还逼着人家还钱,你算什么医生啊?”

“就是,都说医者父母心,你怎么这样?”陈安琪有些愤愤不平。

反倒是录视频的孙灿,眼神里闪烁着兴奋神色。

“我是医生,但医生也得吃饭。”周毅淡淡说道。

“呵呵,多少钱?我替她给。”中年汉子冷笑着说道。

“四块!”

“四块?”中年汉子为之错愕。

“是!”

中年汉子心里的怒意如潮水般退去,但强烈的疑惑使得他满头雾水,从兜里掏出一张五块的纸钞递给周毅。

“找你一块。”周毅随手丢给对方一个钢镚,然后当着邢甜甜的面把那张按着血手印的欠条撕掉。

随后,他拔掉老人和邢甜甜身上的银针,用木盒里的酒精棉擦拭干净,箭步离开车祸现场。

孙灿捡起地上撕碎的欠条,拼凑起来后,用录像机拍摄时,给上面的内容一个大大的特写。

几分钟后。

几辆救护车匆匆赶到,随着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忙碌起来,金陵第三人民医院的外科专家高隆,快速蹲在浑身鲜血的老人身旁。

“咦?”

他检查过老人大腿处的伤口,整个人都有点懵。

明明主动脉血管破裂,怎么不流血了?

这不科学啊!

“医生你好,刚刚有个年轻医生治疗过这位老人家,这块铁片就是那个年轻医生从老人家胸口拔出来的。”并未离开的中年汉子说道。

铁片?

胸口处?

高隆快速检查老人胸口处的伤势,随后又捡起地上的铁片,经过判断,整个人更懵了。

伤口很深,铁片应该刺伤老人的肺,可怎么这里也没有再出血?甚至老人呼吸还算平稳,不像是肺部被刺穿啊?

“那个年轻医生呢?”高隆连忙问道。

“走了!”

“走了?”高隆彻底无语。

几分钟后,所有伤员都被太进救护车,高隆正准备上车回去,忽然发现附近有个女孩,正在用手机录像,他心神一动,大步走了过去。

“小姑娘,你一直在录像?”

“对啊!”孙灿说道。

“刚刚那位年轻医生救人的过程,你录下来了吗?”高隆询问道。

“嗯,录下来了。”

“太好了,咱们加个微信好友,你等会能不能把你录制的视频,全部发给我一份?”高隆问道。

“可以!”

很快,高隆便收到了视频。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伤员送到医院治疗,所以他并没有急着看视频。

阅读全文地址

脂砚斋评石头记

(清)曹雪芹 著

凡例(指书前关于本书体例的说明。志是官修的书,一旦负责编纂,先得对该地域地情有大致的了解,然后制订“凡例”,说明这本书的著作内容和编纂体例,通常谓之发凡起例。)

(又题《红楼梦》旨义)

《红楼梦》旨义 是书题名极□□□□□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又曰《石头记》,是自譬(自譬,自比。)(譬是一个汉字,通“僻、擗、辟、避”,拼音pì,释义为比喻,为出自《左传·昭公六年》:“楚辟我,衷若何效辟。)石头所记之事也。此三名皆书中曾已点晴〔睛〕矣。如宝玉作梦,梦中有曲,名曰《红楼梦十二支》。此则《红楼梦》之点晴〔睛〕。又如贾瑞病,跛道(瘸腿)人持一镜来,上面即錾(錾,汉语二级字 [2] ,读作錾(zàn),⒈ 凿金石用的工具:錾子。石錾。⒉ 在金石上雕刻:錾字。錾花。)“风月宝鉴”四字,此则《风月宝鉴》之点晴〔睛〕。又如道人亲眼见石上大书一篇故事,则系石头所记之往来,此则《石头记》之点晴〔睛〕处。然此书又名曰《金陵十二钗》,审其名,则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然通部细搜检去,上中下女子岂止十二人哉?若云其中自有十二个,则又未尝指明白系某某。及至《红楼梦》一回中,亦曾翻出金陵十二钗之簿籍(簿籍,汉语词语,拼音为bù jí,意思是泛指名册,记事簿。),又有十二支曲可考。

书中凡写长安,在文人笔墨之间,则从古之称。凡愚夫妇(意思是旧时称平民百姓)儿女子家常口角,则曰中京,是不欲著迹于方向也。盖天子之邦,亦当以中为尊,特避其东南西北四字样也。此书只是着意于闺中(闺中:1.宫室之中;馆室之内。 2.特指女子所住的地方),故叙闺中之事切,略涉于外事者则简,不得谓其不均也。此书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笔带出,盖实不敢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之上也,又不得谓其不备。

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zhuàn)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但书中所记何事?又因何而撰是书哉?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年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须眉指男子 裙钗指女子,意思想我堂堂一个男子汉,还不如你一个女子)[蒙侧]何非梦幻?何不通灵?作者托言,原当有自。受气清浊本无男女别。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袴(锦衣:华丽的衣服。纨绔:古时富贵人家子弟所穿的细绢裤。)之时,饫甘餍肥(yù gān yàn féi,意思是饱食肥美的食品。形容生活优裕、奢侈)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致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蒙侧]明告看者。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其短,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蒙侧]因为传他,并可传我。虽今日之茆椽蓬牖(máo chuán péng yǒu茅椽蓬牖形容居住条件简陋,生活贫困。)、瓦灶绳床(形容生活极其贫困),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台阶前的垂柳,庭院中的鲜花;指美好的庭院景致),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写作的志向。 襟怀,原意为胸襟;胸怀。 这里引申为志向。 笔墨,笔与墨。 这里代指写作)者。虽我未学,下笔无文,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叚(本义:同“假”。)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基本意思是使人看了、听了感到快乐。)哉。故曰“风尘怀闺秀(闺秀是旧指世家望族中有才德的女子。)”,乃是第一回提纲正义也。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阅者切记之。诗曰: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谩言:指“莫言,别说”或者“随便地说”)

(红袖啼痕一诗出自《红楼梦》,乃道曹雪芹写《红楼梦》之艰辛也。)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不定期更新 ,无障碍阅读<脂砚斋评石头记>,喜欢的朋友加关注。文中红色字体是脂砚斋原文评注,绿色字体是我收集的注解,方便大家阅读。喜欢的朋友私信我,发<脂砚斋评石头记>电子版。

作者:admin | 分类:手游app游戏网 | 浏览:17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