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妃说本王还有救(小说王者归来林风)

发布时间:2023-11-03 00:27:07 | 更新时间:26分钟前
手游app游戏网 > 手游app游戏网 > 小说王妃说本王还有救(小说王者归来林风)

(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夜幕降临,月光下的树枝在地上漏出斑驳的残影。

看了看前面的高大气派的大门,什么王府的字都能看的见,额,这个绝对不是本人识字少,完全是因为看不清楚而已,毕竟是这个现在蹲树上就和一个撇开的树叉 一个颜色的情况下人的正常反应。嗯,对,就是这样。

点了点头,对于这个解释安然表示很满意。环顾四周,除了蛐蛐儿的啾啾声外,再没有人了,安然用食指敲了两下面具,直起身子,脚尖儿轻点,飞了出去。

月黑风高夜,这样的良辰美景,不做点儿什么都对不起这么好的景色。站在屋顶上抒发完感慨后,安然准备行动。

脚尖轻点,飞掠过几个房顶,除了门口的灯外,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两行守卫整齐走过,身影被拉的老长。

安然从房顶掠下,在走廊里猫着身子,在选择合适的目标。

“喵……”

这该死的猫,突然窜到脚下,差点踩到了,安然赶紧用手捂住准备大叫的嘴巴 ,迅速推开身后的窗户跳了进去。

“什么人?” 守卫大喝一声。

“喵……”

真是的,差点载在了一只猫的手里,简直岂有此理!屋子里能闻到淡淡的檀木香,纱幔低垂,既然都糊里糊涂进来了,去看看美人儿也是不枉此行。

掀开层层纱帐,眼看就要到床前了,莫名有些期待,掀开纱帐,映入眼帘的是那高挺的鼻梁,还有那长长的睫毛,细长的眼睛,如果睁开眼睛那该是何等迷人的风景呀,薄唇紧闭,如锻的黑发散落在枕间,分外撩人,这该不是天上的仙子吧!

这不是墨玉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寒王莫允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等来全不费工夫,只要拿到墨玉,嘿嘿,看你们奈我何,哼!

“这位兄台,深夜到此,不知有何贵干?”

这还不明显吗?手都在你的墨玉上了,你的手都抓紧我的手了,我还能说什么。

看到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安然知道了,原来他装睡已久,就等着我手伸过去,好捉住我。越是紧张,越是要冷静放松,好找到破绽,摆脱困境,安然想明白这一点,也就放松了下来,看到他嫌弃的瞟了一眼安然的手,虽然动作轻微,但怎么可能逃过安然的眼睛,有洁癖还不好办吗?破绽说来就来。

“传说王爷乃天下第一美男子,小生仰慕已久,前来拜会”安然靠近寒王耳边,说完后轻轻的吹了口气,安然满意的看到寒王身体一僵。

“你……你放肆,竟敢……”

“嘘……小点儿声,被你的属下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似乎不太好,我倒是没有关系,只是王爷被小生压到身下的样子,传出去恐怕不太好吧”

不过,奇怪寒王刚刚还能迅速抓住我的手,怎么现在突然之间一动不动,明明双目怒睁,怎么会毫无反应,当然安然并没有主意到床上那个飞进来不久的小石子。

看到满意的结果,床边的黑影一闪而过,好似不曾有人出现在那里。

安然从寒王手里使劲儿了半天,直到把袖口扯了下来,手才着墨玉挣脱了出来。

安然料到寒王肯定不好意思让属下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所以,肯定不会叫下属进来,这样调戏美男的机会可不多,安然怎么可能会错过。

“王爷,你生气的样子可真迷人,比隔壁左拐青楼旁边的楚倌儿好看不知多少倍,尤其是这个嘴唇,真是迷人”安然边说变用手抚摸着莫允的嘴唇,轻轻的俯身在脖子边吸气。

“王爷可真好闻,小生今天叨扰已久,改天再来拜会,还望王爷不要忘了小生,也不必如此看着我,我害怕”说完这话,身影窜出窗外,不见了人影。

害怕,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害怕,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我,很好,莫允闭上眼睛想着。

(二)

皇城一如过往,一片繁华,街上茶楼都在讨论寒王与安将军府小女安悦儿的婚事。

想当年寒王貌似潘安,又擅领兵打仗,且文采斐然,那自是满朝文武们最为心仪的佳婿,怎料南蛮之战中,寒王身受重伤,面目全毁,自此,寒王娶妃成了难题。

寒王都二十五岁了,皇帝陛下心下着急,恰逢安将军小女初长成,两人又自小订婚亲,两方各有信物为证,寒王手持墨玉,安府嫡女安悦儿手戴暖玉镯,皇帝大手一挥,一道圣旨,婚事就订了,只等几个月后举行婚礼仪式。

安悦儿成天以泪洗面,扯着安然的袖子,安悦儿和书生李思成两情相悦,所以,这婚事,对于安悦儿来说,苦不堪言,又不敢抗旨,只能求安然想想办法。

安然心下想着,寒王那么好看,嫁给她你不亏的,这话自是不敢说出来的。

“妹妹,哥哥会给你想办法的,莫要烦心!”

反正,信物没有了,看莫允怎么办?

最终,寒王戴着面具来到安府,还是把婚事订了下来,他拿着“墨玉”而来,安然又不敢指控它是假的,毕竟,这是寒王母亲的物品,没人知道真假,安然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婚礼还有几日,安悦儿打算和李思成私奔,安然在南陵置办好房产,把安悦儿和李思成送上了马车。

婚礼前一天,南蛮来犯,安泽川将军领兵,赶往南方,安夫人身体本弱,只能强打精神,送别丈夫,再三叮嘱。

送别将军后,安然借口去北方轩逸书院。

大婚之日,十里红妆。

安然,坐于花轿之中,心下忐忑,祈祷爹爹平安,妹妹平顺,母亲安康。

拜堂之后,安然进入洞房后,刚准备逃走,寒王就走了进来。

盖头取掉后,安然眼前一亮,双手握拳迅速攻去,寒王顺势朝后推去,只被安然困于怀中。

“寒王,想必这婚事,非寒王所愿,不若我们签订契约,各不相扰,哪怕寒王休妻再娶,我亦无悔无怨,绝不纠缠,如何?”说着把契约拍在寒王耳边红柱上。

“王妃,这般貌美,我又怎么会不愿呢?”莫允嘴角微扬,轻轻靠近安然耳边,安悦儿才艺双绝,没想到武艺也不错呢。

安然,诧异的看着寒王,这和想好的不一样,他怎么会愿意呢,刚准备后退,寒王揽住了安然的腰。

登徒子,安然凌空一跃,甩开了他的胳膊,寒王顺势向前,把安然压在了婚床上。

寒王眼波流转,整个身体压了下去,就想看看这个王妃还能怎么办,真是有趣!

“王妃,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安息吧。”说罢,嘴唇向着红唇压去。

安然,手环抱着寒王的腰,在寒王呆愣间迅速换了位置。

“王爷,我喜欢在上面呢,说着亲上了寒王的嘴唇”

这滋味真好,真甜,寒王迅速反客为主,只觉得怎么都不够,然后,晕了过去。

幸好,嘴唇上涂了迷药。

安然,困好寒王后,迅速在契约上按上了他的指印,安然拿走一份,一份留在寒王手边。

不久,寒王睁开了眼睛,看到手边的契约“七夜,跟着她!”

“是,主人。”

(三)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安然和妹妹是双胞胎,安夫人婚后第三年才怀孕,老太爷一直希望安家添个男丁。

爹爹很爱娘亲,对于纳妾自是不愿答应,但是,这一胎了伤了安夫人根基,以后再难生育,老太爷说什么也不愿去管爹爹的意愿了。

除非,这胎生个儿子,否则,就得纳妾,但是,现实总是不如人愿,双胞胎都是姑娘。

娘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女扮男装吧,两个孩子虽是双胞胎,可面相上大的孩子面容更像爹爹,所以,这个重任安然当仁不让了,大不了老太爷故去了,再想办法换回女装,既可以让两个孩子和睦相处,又可以应付老太爷,也免得爹爹再娶,娘亲觉得此发盛妙。

就这样,安然一直女扮男装,然后又换回女装嫁给了寒王,安夫人开心的不行,两个女儿都有了不错的归宿,过段时间再说儿子安然因病故去,计划很完美。

安然日夜兼程赶往南边,打算帮帮父亲,父亲年岁以高,安然很不放心,之前也陪父亲去过战场,这次因为结婚耽误了时间。

想当初,安然第一次去战场,那时候是寒王带兵,因为武艺不错,安排在寒王附近,负责保护寒王。

时间过得真快,安然不由得感慨道。

寒王府,一只信鸽飞到了寒王桌前,寒王打开信笺。

“主人,王妃已在南蛮边境,进入了安将军大营。”

“六夜,我们出发,去接王妃!”

“爹爹,连日降雨,正好作为掩护,晚上我率领二十个飞虎军从天列崖下去,烧了他们的粮仓,你率领大军从正面进攻,好打破这个长期僵持的局面,再耗下去我们的粮草也撑不了几天了,到时候,局势与我们不利。”

过了刚见面的震惊,安将军已经坦然接受女儿的到来,心里还是心疼女儿的不行,不要是自己胳膊受伤了,万千将士的性命不能不顾,又怎会让女儿这样辛苦呢?

可是,这个办法过于凶险,天列崖或许陡峭,这也是为什么南蛮敢于以此为依托的原因。

“然然,父亲有愧与你,我……”

“爹爹,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我很感谢父亲的教诲,我有这样的爹爹,我很骄傲,因为爹爹,我活的很肆意,很开心!”

“飞虎军何在?听我号令,前往天列崖,出发!”

寒王,看着自家王妃,不由得感谢老天,没想到救命恩人居然是自己的王妃,上次战场上救过自己后,寒王就知道对方是个姑娘,那抱着自己上马跑出敌营的人,背后的柔软哪怕是隔着盔甲,亦是能感觉到,幸好,母后喜欢女扮男装,寒王小时候,母后穿着盔甲练武后来抱自己就是这样的感觉。

寒王,决定等好了就以身相许,谁知道,居然找遍军营都没有找到。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王妃就在眼前啊!

寒王,内心窃喜不已,小心翼翼的护在安然身边,悄悄潜进南蛮军营,放火后,抢过一匹马后,便扯着安然的胳膊接应大军去了。

安然,还没来的及反应,就被箍住腰朝前跑去,身后之人,长矛击倒了身边阻拦的人群,一路向前。

最后,南蛮军溃不成军,朝南跑去,皇朝胜利了。

莫允一直赶着马跑到远处山坡上,天快要亮了,雨也停了。

“王妃,我来接你回家了!”

“寒王……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罢,安然想要挣脱寒王的怀抱下马,结果,寒王和她一起摔了下去。

寒王,护着安然的头,自己垫在安然身下,“王妃,你让我好找啊”莫允把安然抱的更紧了。

“寒王,你放开我!”

“不放,永远都不可能放开的。”

安然,挣扎间墨玉掉了出来,一瞬间,安然知道自己完了。

“原来王妃仰慕我已久,不惜深夜来取订婚信物,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以身相许了,毕竟王妃都和我……王妃如此大义英雄,想必一定会负责的吧?”寒王一副看负心汉的模样。

“我,我们什么都没有不是,拿了你的墨玉,现在还你就是了,快点放开我!”安然有点尴尬,墨玉真会添乱。

“那我去告诉你爹,你我已经拜堂成亲了,你居然不打算负责,让他帮我评判。”

“你你你……”

看着满脸通红的安然,寒王笑到“王妃,你也知道我的名声,以后肯定很难娶到媳妇儿了,你说多可怜是吧?”

“我保证不限制你的自由,而且,你的妹妹安悦儿也快结婚了,我们可以一起去参加,安府大公子安然病故,也需要你帮忙操持,更何况军营中,让知道你是姑娘也不好的,所以,王妃,我们回府吧!”

我莫允既然找到你了,哪有再放你离开的道理,哪怕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呢。

“嗯,我们回府,王爷。”安然狠狠的看了寒王一眼。

寒王府,深夜。

“王妃,地上好冷啊,本王腿疼,你知道的以前战场上受过伤。”

“是呢,那王爷上来吧!可是,王爷不许乱来哦!”

“好……好……”

寒王不敢置信,这娇嗲的声音,听的人骨头都酥了!这都两个月了,终于可以睡到自己王妃身边了,太不容易了!

寒王,抱着被子赶紧睡了过去,安然爬到寒王身上,红唇微启,寒王整个人都燥起来了,觉得渴了起来,想要吻上去。

“王爷,我会对你负责,也请你不要负我,否则,我是……”

寒王用手堵住了安然接下来要说的话“不会有那一天的,我不会去做皇帝,更不会去娶妾,我有你足以!”

天亮了,一夜无眠,美好的故事才开始。

大家好,我是小猪猪,今天给大家带来4本都市爽文,激情燃烧,一追到底的小说。

看起来就一个字“爽”。

第一本:《老子是癞蛤蟆》作者: 烽火戏诸侯

网络图片

简介:“”咱是一只有理想有野心有文化有故事的癞蛤蟆,所以母蛤蟆是看不上的,只吃天鹅肉。”赵甲第,绰号赵八两,北方大暴发户的儿子,伪宅男,武力值不详,智力值比较变态,理科无敌。他要单枪匹马打下一片大大的后宫。

装X时刻:她,一直是我心中最纯洁的女神,神圣不可侵犯。从初中开始,我就跟她同班,她皮肤白嫩,长相甜美,跟画里仙子似的,个性安静,一尘不染。她的学习成绩好,家庭也好,但她却不骄傲,人很善良亦温柔,她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把我当人看的女生,也是我黑暗生活中的唯一点缀。不过,我对她,只是远观,从来不会亵渎。

我心里很清楚,她是一只翱翔于天际的白天鹅,而我是一只臭水沟里的癞蛤蟆,我不会想着和她发生什么,我有自知之明,我连做白日梦的资格都没有。

第二本:《夜的命名术》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网络图片

简介:蓝与紫的霓虹中,浓密的钢铁苍穹下,数据洪流的前端,是科技革命之后的世界,也是现实与虚幻的分界。钢铁与身体,过去与未来。这里,表世界与里世界并存,面前的一切,像是时间之墙近在眼前。黑暗逐渐笼罩。可你要明白啊我的朋友,我们不能用...

装X时刻:狭窄的军民胡同里,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与一位老爷子对坐在超市小卖部旁边的雨棚下面。
  雨棚之外的全世界灰暗,地面都被雨水沁成了浅黑色,只有雨棚下的地面还留着一片干燥地带,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一块净土。
  他们面前摆着一张破旧的木质象棋盘,头顶上是红色的‘福来超市’招牌。
  “将军,”少年轻尘说完便站起身来,留下头发稀疏的老头呆坐着。
  少年轻尘看了对方一眼平静的说道:“不用挣扎了。”
  “我还可以……”老头不甘心地说道:“这才下到十三步啊……”

第三本:《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作者:寂寞的舞者

网络图片

简介:为了男人的承诺,萧晨强势回归,化身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横扫八方之敌,谱写王者传奇!他——登巅峰,掌生死,纵横世界,醒掌天下权;泡美女,扩后宫,玩美无数,醉卧美人膝!

装X时刻:萧晨制止了要上前收拾徐刚的小刀,语气玩味儿:“跳下去?好啊,这里是十一楼,你可以试试看……现在不就流行官员跳楼么?今天一个,明天一个,官儿越大,楼层越高……”
  “……”徐刚傻眼,这家伙就不害怕被牵连么?
  “来,我帮你录着,赶明儿发往上面去……”萧晨拿起DV,对准了窗前的徐刚:“好了,可以跳了。”

第四本:《王者归来林风》作者:

简介:林风入赘到苏家,受尽了苏家的百般刁难和凌辱,遭遇所有人的白眼,还被苏家赶出了大门,可谁又知道林风真实的身份才是绝世大佬,他会狠狠打这些看不起他的人的脸...

装X时刻:“还有十秒。”林风再次看了看手表,“十,九,八,七……”
众人露出不屑之色。
这家伙,疯了吧?
在哪倒计时?
可是,就在林风数到“一”的时候,本来已经逐渐平稳的心电监测仪,却突然变得毫无波动!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的唐先生,身子也开始一阵抽搐,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地流了出来,模样看着痛苦至极。

作者:admin | 分类:手游app游戏网 | 浏览:21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