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戟山谷难度13泰坦(折戟山谷难度15三星)

发布时间:2023-11-03 07:20:43 | 更新时间:44分钟前
手游app游戏网 > 手游app游戏网 > 折戟山谷难度13泰坦(折戟山谷难度15三星)

外汇天眼APP讯 : 在科创板的市场上,“一切皆有可能”,曾经的惜败者也可能重新站在起跑线上。

一年以前,作为最早一批官宣“转板”的新三板企业,泰坦科技曾被视为科创板的种子选手。然而,2019年9月,泰坦科技成为第二家被上市委否决的科创板企业,憾然离场。

4月13日,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审核系统显示,泰坦科技再次向科创板申报材料并获得受理。值得注意的是,泰坦科技此次申请更换保荐券商从光大证券换成了中信证券,其他中介机构未有变动。

事实上,在科创板的包容性之下,无论是自行撤回申报材料终止申请,还是被监管打回不予注册,都有重新开始的可能性。根据各地证监局辅导备案信息,金达莱、海天瑞声、恒安嘉新3家也明确谋求重回科创板,苑东生物传出同样意图。

此外,木瓜移动、中联云港和兴欣新材更换赛道,选择冲击创业板。利元亨、上海拓璞、浩欧博也已进行辅导备案登记受理,但未公布拟上市板块。以此计算,科创板此前“折戟”的公司至少已有11家准备重启IPO进程。

泰坦科技更换保荐券商

科创板考试“不及格”被退学的考生能否重新开始?答案显然是可以。

4月13日晚间,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审核系统显示,泰坦科技再次向科创板申报材料并获得受理,成为首家“去而复返”的科创板申报企业。

4月14日上午,泰坦科技发布公告称,其申请已获得上交所正式受理。4月14日起,其股票在股转系统暂停转让。

回顾泰坦科技此前的科创板历程,与已经成功上市的江苏北人、西部超导等新三板小伙伴相比,显得十分坎坷。

在科创板构想提出后,大量新三板优质挂牌企业开始更换赛道,泰坦科技就是其中动手较早的一家。早在2019年3月,泰坦科技董事会即通过拟在科创板上市的议案。2019年4月,泰坦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保荐机构为其新三板挂牌时的主办券商光大证券。

然而,历经5个月有余,四轮问询反复沟通,泰坦科技的科创板之路还是走向了终结。2019年9月,上交所披露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25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泰坦科技首发上市申请被否。

今年1月,泰坦科技重启科创板历程。上海证监局辅导备案信息显示,泰坦科技于1月16日与中信证券签订辅导协议,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未发生变化,仍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和德恒律师事务所。

从辅导时间来看,或许是由于“二次闯关”的因素,泰坦科技辅导期进度较快。在1月16日签订辅导协议后,中信证券在3月26日即提交辅导工作总结报告。结合春节因素及疫情影响,泰坦科技辅导期仅在两个月左右即宣告完成。

早在2015年底在新三板挂牌之时,泰坦科技的主办券商就为光大证券。期间,光大证券曾为泰坦科技的多次增发配股保驾护航。此次重新冲击科创板,泰坦科技选择与光大证券分手,颇有无奈之意。

从上交所此前问询中的部分细节可以看出,前次申报“折戟”与泰坦科技及中介机构对于科创板上市的重视程度不无相关。

在第二轮问询中,上交所曾明确要求“发行人、保荐机构及相关证券服务机构端正工作态度,严肃认真地对待科创板首发申请工作”,要求其重新回复首轮问询中遗漏问题,并说明未答复理由。

不过,即便是不再担任保荐券商,泰坦科技与光大券商的合作并未完全终止。在此次重新申报中,光大证券成为联席主承销商。如泰坦科技此次能够顺利登陆科创板,光大证券在上市工作中还将有用武之地。

材料透视申报新变化

3月20日,证监会发布《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 ,3月27日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对何为“科创属性”进行进一步确定和细化。此后,新申报的企业在科创属性方面有了更为明确的指引。作为科创板的“旧面孔”、“新考生”,泰坦科技的申报材料也发生了一定变化。

在行业领域的认定上,作为新三板“科学服务第一股”,泰坦科技在公司所属领域上选择了“其他”。由于此前上交所曾表示,符合科创板定位的其他领域包括金融科技、科技服务,因此不属于此前“六大领域”的泰坦科技作为“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认定自己属于科技服务行业,符合科创板行业领域要求。

在科创属性问题上,泰坦科技选择了判断最为普遍的标准一,研发投入、发明专利数量、营收及符合增长率均符合标准。

此外,对于此前上交所反复问询的核心技术问题,此次泰坦科技招股书中也有所更新。

在上次申报中,泰坦科技的核心技术总结为生产类核心技术和技术集成服务类核心技术两大类。其中技术集成服务类核心技术包括用户数据采集及分析技术、化合物信息处理技术、智能仓储物流技术。

而在本次招股书中,核心技术被重新梳理为两大类:

1. 产品类技术,即通过自身的研发积累,形成自主品牌的科研试剂、科研仪器及耗材和实验室建设及科研信息化服务,产品类技术可直接对应自主品牌产品;

2. 平台类技术,即通过自主设立的科学服务平台“探索平台”和建立完善的仓储物流系统,提升发行人经营管理效率和客户用户体验,以助力业务发展,平台类技术无法与具体产品相对应,但支撑了整个销售和仓储物流体系。

在主营业务方面,此次招股书也有重要修改。此前申报中“科学服务综合提供商”、“一站式技术集成解决方案”等不易理解的“高大上”词汇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提供科研产品及相关配套服务”、“产品覆盖了客户研发准备、研发过程、研发后期和生产质控等科学研发各个阶段”等相对朴实的表述。

在业绩方面,4月13日晚间,泰坦科技披露的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其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1.44亿元,同比增长23.60%;归属于挂牌股东的净利润7411.79万元,同比增长23.68%,业绩表现稳定。

在收入构成方面,按照产品分类,科研试剂占到泰坦科技营收63.27%,较上年下降5个百分点;科研仪器及耗材占到31.18%,实验室建设及科研信息化服务占比5.55%,占比均有提升。

大量“惜败者”卷土重来

事实上,在科创板的包容性之下,无论是自行撤回申报材料终止申请,还是被监管打回不予注册,都有重新开始的可能性。

日前,上交所通报对诺康达、金达莱、光通天下、连山科技4家现场督导项目中发现的保荐代表人、签字会计师和签字律师核查工作不到位等问题,并依据相关规则集中实施自律监管,相关保荐券商和会所、律所均领到监管函。

而在此次监管函公布之前,金达莱也和泰坦科技一样选择换掉保荐券商重新开始。2月27日,金达莱发布公告称,其在2月26日向江西证监局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并获受理,辅导机构为申港证券,与前保荐券商招商证券分道扬镳。

除了泰坦科技和金达莱之外,记者结合各地证监局辅导备案信息不完全统计来看,海天瑞声和恒安嘉新均明确表示,将谋求重回科创板。

其中,恒安嘉新系在2019年8月被证监会不予注册,且保荐券商中信建投在10月因保荐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在当年11月22日,恒安嘉新与中信建投再次签订辅导协议,准备冲刺科创板。

海天瑞声则是在上会前夕主动撤回申报,导致项目终止审核。彼时海天瑞声方面表示,撤回申报主要考虑公司长远发展的战略布局,或有提前引入战略投资者等考虑,股权结构恐发生变化,故主动终止科创板上市申请。2月21日,海天瑞声与华泰证券签订辅导协议,重新准备冲刺科创板。

另外,苑东生物的辅导备案信息虽未披露拟IPO板块,但有媒 体报道称自公司方面了解,苑东生物同样准备二次冲刺科创板上市。在此前撤回申请的原因,苑东生物同样表达为准备“战略调整”。

有人百折不挠,自然也有人知难而退,木瓜移动、中联数据、兴欣新材同样在近期披露辅导备案信息,但明确将更换赛道,选择冲击创业板。且三家辅导券商均未更换,仍为此前的保荐券商中天国富、华泰联合、光大证券。

此前,木瓜移动缺乏科创属性的情况曾引起市场质疑,这也是其止步科创板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成为科创板终止审核第一家7个月后,2月18日,木瓜移动与中天国富签订辅导协议,转战创业板市场,辅导小组组长仍为此前签字保代之一的陈东阳。

此外,记者发现,利元亨、上海拓璞、浩欧博3家也已进行辅导备案登记受理,但未公布拟上市板块。以此计算,科创板此前“折戟”的公司至少已有11家准备重启IPO进程,在28家终止审核(含终止注册、不予注册等情况)公司中占比接近四成。

1658年(顺治十五年、永历十二年),本来已经蛰居西南的南明永历朝廷更加风雨飘摇了。

原因是在上一年,永历秦王孙可望降清后,清朝已尽知西南防务虚实,顺治抓住机会,从1657年年底到1658年正月,大举向西南用兵,先后派出满汉四路大军,务必要生擒永历。

西南战事,小院之前有专门文章详细说过,这里且按住不表。顺治大举向西南用兵,决心固然坚毅,但从整体战略上来看,却是比较冒险。

因为此时的天下,并非只有云贵川之地不在清手,还有东南沿海的抗清力量从未平息。

沿海地区始终是清朝隐痛,要说陆战,清军入关十几年来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但俗话说“北儿马,南儿船”,讲到水战,不论是八旗军还是北方兵员为主的绿营都是眼前一抹黑,坐船都要晕,不要说开船出海。

尤其是,东南沿海还有尊奉永历正朔的明朝水师正规军存在,并且这支军队世代在海上讨生活,放眼世界,那个时代也没几支海军有把握说能击败他们。

这就是郑成功统帅的抗清力量。

郑成功北伐

这一年,顺治调天下清军主力进兵西南,东南防务空虚,这一切逃不过郑成功的耳目。他决定,趁此机会,誓师北伐,集中主力扬帆北上,自长江口进入内地。

八月初九,郑成功集结起近千艘战舰,浩浩荡荡抵达羊山,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在这里遇到了飓风。大自然的力量无法阻挡,战舰被巨浪打翻很多,将士死伤惨重,连郑成功的六位妃嫔,三个儿子都落水身亡,可见场景之惨烈。

仗还没打先受到如此损失,谁也扛不住,郑成功不得不先返回进行补充休整。

一直花了十个多月,郑成功才再次完成战争准备。1659年(顺治十六年,永历十三年)四月,他再次亲统大军北上,规模比上次还大,舰船达到了三千多艘,兵力超过十万。

郑成功以往作战,出动兵力至多不过两三万,这次他是把全部家底都押上了,为此他下令将士携眷随行。

通常来说,这是行军大忌,再精锐的部队有家眷随行,战斗力也要大打折扣。

郑成功不会不明白这点,他这个命令有两个原因。

一是己方主力全出,后方极度空虚,把家眷留在后方,万一遭到清军突袭,后果极其严重,前线将士也难以放心。

二是对此行把握极大,携带家眷的背后含义,是北伐成功后直接就地安置,以免分离奔波之苦。

看来,郑成功是决心破釜沉舟,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顺治的应对

郑军两次出击之间间隔了十个月之久,清朝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动向,顺治难道不做点什么来防备吗?

当然也是有的,郑军第一次北伐时,顺治就下旨集中浙江守军到沿海地区,另外又从内地抽调兵马增援沿海,但此时清军主力在云贵激战正酣,除了必须留守京畿一带的兵力外,能调的兵顺治几乎都调到了东南一线。

即使这样,兵力还是非常薄弱,如在重镇南京只有驻防八旗2000人加4000绿营。顺治这样做,一方面是兵力实在捉襟见肘,另一方面,也与他对郑成功的传统印象有关。

郑氏拥有最强大的水军,这毋庸置疑,就算集结起清朝拥有的全部水师,也是肉包子打狗,凭这时清军的水师力量,想在水上击败郑成功完全没有可能。

但陆上就不一样了,郑成功的军队向来是水上无敌,陆上弱鸡。郑成功之前上岸与清军交手不是一次两次,要说战绩,只能说乏善可陈。

1647年七月,郑成功联合郑彩攻打海澄,失败;

八月,郑成功联合郑鸿逵围攻泉州,失败;

1648年五月,再次围攻泉州,失败;

1649年十月,进攻诏安,不克;

1650年六月,围困潮州三月,不克;

1652年九月,与固山额真金砺在漳州交战,大败;

虽然也不乏胜绩,但总体来说即使取胜,郑成功也难以固守住城池。因此顺治对郑军的陆战能力,是颇为嗤之以鼻的,在他看来,只要防守好沿海,清军即使遇到挫折,郑成功也只能进行流寇式的骚扰,占了城也守不住,有这点兵力机动,大差已经不差了。

所以担心个啥呢,等西南平定,再调回大军围剿郑成功不迟。

顺治不知道,郑成功为这次北伐筹备了很久,为此他联络了江南反清力量,获得大量情报,目标直指南京。

势如破竹

四月二十八日,大军抵达定海,两天攻克,清军水师一百多艘战船被毁,守军被全歼。

五月初,郑成功在定海三路分兵,以中提督甘辉为前锋,自统中军,总兵陈文达殿后,点起全部人马,浩浩荡荡杀奔长江口。

沿路清军水师聊胜于无,根本无法抵挡三千多艘战舰的大军。

六月一日过江阴而不攻。

十六日击破清军瓜州防线,击溃满汉守军数千后攻克瓜州。

二十日发动镇江作战,郑军登陆与清军近战肉搏。夜袭银山,击穿提督管效忠银山大营,次日又击败江宁巡抚蒋国柱派来的援兵,清军已无可抵抗兵力,镇江守将高谦、知府戴可进献城投降。

一套操作猛如虎,两个多月势如破竹,郑成功已从海上杀到离南京不足百里的镇江,并且一反常态,主动弃船登陆与清军陆战,攻取城池后都留镇将驻守。

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顺治有点慌,这不是他熟悉的郑成功。

这样发展下去,南京很快不保,这里是清朝南北漕运最紧要的地方,江南更是全国财政的主要来源之地,一旦有失,钱袋子就等于破了个大洞,如果没钱支撑战争,崇祯的遭遇还历历在目。

顺治紧急派出达素为安南将军,调拨给他京师八旗的精锐——没办法,这时候南京才是当务之急——南下增援,兵力还是不够,又任命江西提督杨捷为随征江南左路总兵官、宁夏总兵刘芳名为随征江南右路总兵官,各率手下人马由江西、宁夏赶赴江宁。

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些兵马距南京路途遥远,最快的也要一个月才能抵达。

在这段时间,郑成功的动作更大了。

镇江大捷震动了长江两岸,从六月二十五日到七月五日,明军兵锋所至,无不望而归附,共计收复四府、三州、二十二县城。

甚至,六月二十八日,张煌言已经带着一只小规模舰队进抵到南京城观音门炫耀兵威。

近在眼前的南京

援军还在疯狂赶路,此时南京守军的兵力有多少呢?

驻防八旗喀喀木有两千八旗兵,提督管效忠有四千绿营兵,江南总督郎廷佐有督标五千人。此外还有先前在瓜州和镇江吃了败仗退回南京的残兵,有四千左右。

也就是说,全部加起来,南京城内守军最多在一万五千人左右。

清军在江南并不是只有这点兵,它还有一支一万多人的主力,由苏松提督马逢知统帅,但这支兵不会来增援,因为马逢知已与郑成功暗通款曲,此时他按兵不动保持观望,如果郑成功能攻克南京,马逢知就会倒戈投降。

而此时郑成功吸收了江南的义军和投降的绿营兵,兵力已经又得到了补充。

从出兵到现在,郑成功一路顺风局,就差临门一脚,攻克南京了。南京一取,江南可定,清朝将被南北隔断,天下抗清局面将为之一变。

让南明君臣朝思暮想的南都,近在眼前了。

郑成功此前挥师水陆并进,从策划、准备到发兵、进兵,都表现出当世名将水准,似乎大有明太祖发动北伐时的气魄。

但是以镇江大捷为分水岭,他的表现却如同过山车一般。

六月二十四日,郑军占领镇江。二十五日,郑成功登城大阅三军,在镇江驻军三天修整同时派兵收取附近州县。

这些都没什么问题。

六月二十八日,郑成功召开军事会议,要谈正事了,正事当然是攻取南京。

问题是怎么去。

镇江离南京只有百里,今天开车一个半小时就到。在1659年,如果走陆路,就算慢一点,两天时间无论如何也能到达。此前瓜州、镇江的清军败兵也是在一两天内相继逃回南京。

走陆路显然是最快的,大多数将领也持此意见。

也有不同声音,有一些将领认为,天气太热,陆地难走,不如走水路,正是己方所长,又轻松愉快,将士正好养精蓄锐。

听上去,这个方案也很合理。

事实是有很大问题的。

郑成功此时有北伐之志,并为此专门训练了精锐的陆军“铁人军”,全身覆以鱼鳞一般的重甲,佩盾牌,戴假面,手执盾牌、大刀、长矛以为近战之用,负大弓以为远战之用。

铁人军被后世捧得很厉害,事实是在已经冷热兵器混用的时代,重甲已被淘汰,铁人军其实是逆潮流而行。不过由于清军缺乏准备,且江南清军火绳枪装备率并不高,铁人军投放到战场还是取得了不小战果,是攻打瓜州、镇江的主力。

以铁人军为主力的郑军陆军精锐,打得就是清军一个措手不及,一旦敌人反应过来,集中火枪火炮围攻,身披重铠、行动缓慢的铁人军威力就大打折扣。

显而易见,兵贵神速,抓紧时机火速进军南京,不给清军援兵到达的时间才是上策。

并且,走水路还不算是中策,它其实是个下策。

郑军舰队以海船为主,体型巨大,这种船在海中能抗大风浪,到了江里就有点腾挪不开。并且这时季节又是逆风,逆长江而上

郑成功还是选择了走水路。

就这样,舰队顶着逆风,慢吞吞地逆流而上,甚至需要岸上纤夫帮忙挽纤而行,比没油的汽车好不了多少。

顿兵不进

七月九日,郑军主力终于抵达了南京仪凤门下,花去了10天时间,相比走陆路,至少多出了8天。

进抵南京后,郑成功的操作还是让人看不懂。

简单点说,从兵抵南京到最后撤离的将近半个月时间里,郑成功没有发动过一次进攻。

这些时间里,根据记录,他做了以下这些事:

七月十一,“绕观钟山,采踏地势”。

七月十二,部署众将扎下营垒。

然后,没了。

为什么没动静了,因为他想劝降南京守军,不战而取南京。

进兵以来,进展之顺利让他有些飘飘然,加上截获的清军紧急求援疏,城内郎廷佐、管效忠对劝降信的回复,都透露出一个信息:南京守不住了。

实际这是清军的缓兵之计,郑成功勒兵不攻,正是补充援军的好机会。

在此期间,守军得到了增援,西南归来沿长江返京的噶褚哈部千名左右八旗兵、游击徐登第领马步兵三百名、参将张国俊领马步兵一千名、守备王大成领马步兵一百五十名、杭州协领牙他里等领兵五百名相继抵达。

最重要的一支援兵来自崇明,是苏淞水师总兵梁化凤率领的4000多人,他们在六月二十八日从崇明出发,一路上轻松通过郑军已经占领的区域而没有遇敌,在七月十五日从丹阳进入南京城。

当然,更多的援兵还在路上。

有了兵就有了底气,守城的清军有了反击的念头,他们为此制定了周密的计划。相比清军,此时郑军歇兵过久,防守松懈,一些部队甚至开始捕鱼捉虾为乐,这正是守军可以利用的机会,胜负的天平开始逆转。

清军的反击

策划已定,七月二十二日深夜,城内清军打开仪凤门和钟阜门,梁化凤率领骑兵,管效忠率领步兵,同时从城内杀出。

郑军屯驻在两门外的前锋镇和中冲镇毫无准备,大部分士兵在睡梦中,衣甲兵器都来不及披挂,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两镇都被击溃,前锋镇主将余新被生擒。

轻易击溃郑成功前锋,城内清军有了底气,干脆选择了在城外扎营,这个举动并不是狂妄,而是有着更深的意义。

有了第一场胜利垫底,清军确实更加自信了,他们作出部署,第二天再次全力出击,以昂邦章京喀喀木、梅勒章京噶褚哈、玛尔赛、总兵梁化凤等率领主力由陆路出战;提督管效忠等领军由水路配合。

事到如今,郑成功终于被打醒,他连夜调整部署,以观音山为核心布阵,准备与清军决战。

功亏一篑

二十四日一早,决战如期展开,但是局势很快形成一边倒,国姓爷期待的歼灭清军主力于城外没有达成,崩溃的反而是自己军队。

清军以梁化凤为主力,直攻镇守在山上的左先锋镇杨祖,杨祖统率着四镇兵马,郑军一镇在2000人左右,也即是他手下共有8000多人。

虽然有8000多人,但清军集中优势兵力来攻,人数比郑军更多,四镇人马在冲击下直接被击溃,速度快到郑成功发现情况不妙时,再调兵增援已经为时太晚。山顶守军前冲镇蓝衍阵亡,杨祖、杨正、姚国泰领残兵逃窜,山头遂被清军占领。

制高点被占领,清军乘着山势杀下上来,包围了山谷里的中提督甘辉、五军张英部。甘辉和张英是郑军中有名的悍将,他们的表现要强上许多,率部死战不退,最终寡不敌众,甘辉被擒,张英阵亡。山谷中的郑军也宣告全军覆没。

郑成功出兵共有二十六镇兵马,此前在镇江、瓜州等地留守有四镇,又有二镇负责看护家眷船只,还派出张煌言带着罗蕴章、袁起震和水师前镇阮美下芜湖招抚接受,南京城下实际的兵力在总兵力的三分之二左右,如今短时间内就丧失了六镇兵马,军心已乱。

很快,坏消息再次传来,山下两镇:左虎卫镇陈魁、左武卫镇林胜也全军覆没,这时陆军已全面崩溃,局势已不可扭转。

剩下的事已无需细说,郑军兵败如山倒,混战中后提督万礼又被俘,管效忠乘机从江面率水军进攻,又焚毁了郑军不少船只。

但管效忠的战绩也仅限于此,毕竟要说水战,即使郑军陆军崩溃,水军依旧无敌。水师掩护了不少陆军撤到船上,总算保存了一些实力,这些人将在不久后的厦门海大战再次证明自己。

败局已定,郑成功能做的只有收集残兵,退回金门、厦门。声势浩大的北伐就此功败垂成,反而在南京城下损兵折将,元气大伤,郑成功从此再也无力发动如此规模的战役。

南京之役的疑点

南京之战,留给后世最大的疑点是,之前刚刚取得辉煌大胜的郑军,为何在城内清军出击后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这个问题要分两方面来看。

一是郑成功的兵力。

在多种史料中,都记载郑成功北伐兵力超过十万,最多的有说十五万。

除去家眷,伙夫等非战斗人员不提,郑成功的兵力可以从番号中计算出来,这次北伐总共出动有26镇番号,各镇兵力并不完全相同,少的1000人,多的3000人,平均一镇在2000人左右。

这样计算,再加上张煌言所部的一万多人,郑成功的陆军兵力应该是在7万人左右,剩下的是水军部队没有登陆,这依然是一支很庞大的陆军。

但南京城下并没有7万人,前文说过,已经分出七镇兵马留守,张煌言也被派出去了。

这样,南京城下的陆军就只剩下了四万多人,其余是水军。

即使如此,清军出城野战的也只有一万五千多人,以四万多对一万五,遭到如此惨败也说不过去。

这要看另一个方面,郑成功的布阵。

郑军十号在仪凤门附近登陆,在狮子山脚下营,这个部署并没有问题。仪凤门距离长江最近,附近又有南京北面的制高点狮子山。只要攻下仪凤门,占领狮子山,南京一览无遗,城内动向尽收眼底。

如此,也可以解释郑成功为什么迟迟不攻城,而选择相信管效忠会投降。如果到达后立即强攻,郑军确实很可能攻下南京,但城内守军也不少,强攻之下必定伤亡惨重,即使拿下南京,部下也将遭受惨重伤亡。管效忠的投降信恰逢其时,正好击中郑成功患得患失的心理:既然能兵不血刃拿下南京,不妨多等几天。

但之后,郑成功出现了昏招,他把集中在仪凤门附近的军队分散了,分布到了南京城北面和西面的广大范围。

南京城很大,四万多人散布在南京城北和城西的两面,完全不足以包围南京。

这个布阵,既不能集中自己优势的兵力,还到处都是筛子,清军援兵能源源不断轻松进入南京。

从南京城西的江东门到郑成功的驻地幕府山大概有十公里,号令传递的时间加上军队行军的时间,城西的军队在城北军队遭到攻击时显然是难以及时提供支援的。

这时候,驻守在仪凤门附近的正是前锋镇和中冲镇,一旦这两镇被击溃,郑军相当于被切成了两端,北西无法互相支援。

清军的方案很完美,攻击仪凤门,就把郑军切断,彼此不能呼应,所以夜袭前锋镇后,干脆就地扎营,防止郑军移营一处。

仪凤门之战后,郑成功意识到了这个大问题,连夜移营,试图在幕府山-观音山一线重新列阵。清军不等郑军调整完毕,第二天就发起进攻。从战后损失来看,江东门附近的五镇兵马损失最小,显然没有直接参与到决战中。主战场上相当于是清军的一万五千人对阵郑军二万六千多人。

郑成功在观音山的列阵也有问题,他把最能打的甘辉、张英等人放在了山里,山下大路的兵力并不怎么雄厚。

山上兵力不算少,有七八千人,但战斗力在各镇中不强,并且散布在山腰到山头,又给了清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观音山是个决定战略主动权的地方,守住此山,北面郑军还能互相呼应,观音山失守,郑军被进一步割裂,只能遭到处处被围歼的命运。

这场战役的胜负手在于仪凤门和观音山,在这两个要点清军都实现了战略意图,先是冲出仪凤门截断北西郑军,然后集中兵力攻下观音山,随后将各镇各个击破,显然要技高一筹。

南京之役,郑成功陆军最惨重的损失就是在北面,那是他亲自统帅的主力,西面明军距离遥远,想救也鞭长莫及,反而损失较小,基本保留了建制。

总结一下,南京之战郑成功犯了三个错误:一是走水路浪费了时间;二是受了诈降的欺骗;三是军队列阵出现严重问题。只要少犯一个错误,大事犹有可为。

虽说郑成功在此前的抗清生涯里也有拥兵自重,拒绝与李定国合作等诸多问题,但这次北伐确实是南明最好的机会了,他也为此做了长时间的准备。

可惜在南京城下,郑成功的一丝傲慢,以及潜意识里仍然有保存实力的想法,让他付出功亏一篑,全盘皆输的代价。

但难道就能为此苛责郑成功吗,这次规模空前的北伐本身就是一次壮举,全师出击更是殊为不易,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我相信郑成功是尽力了,虽然最终失败了,但谁又能取得超过他的成就?

总之,南明最有希望的一次北伐,就这样失败了。

作者:admin | 分类:手游app游戏网 | 浏览:16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