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仙手游三清隐藏任务(寻仙手游三清境前山探索点在哪)

发布时间:2023-11-04 17:20:49 | 更新时间:51分钟前
手游app游戏网 > 手游app游戏网 > 寻仙手游三清隐藏任务(寻仙手游三清境前山探索点在哪)

在中国道教体系中,有一支名为天师道,其始祖便是大名鼎鼎的张道陵。相传他为张良第八世孙,生于汉光武皇帝建武十年。张道陵的出生颇为神奇,据说他母亲夜梦北斗第七颗星从天坠地,化为一人,并且手托一颗仙药,晶莹剔透,香气袭人。那人把仙药递给张母,她拿来就吞进了肚子。待醒来后,只觉满腹火热,香气满室,从此怀孕。到了十月期满,一日,张家屋中光明如昼,张道陵出生。

  七岁时,张道陵便能为人解说《道德经》,其余河图谶纬等书,也是无不通晓。十六岁时,除精通道教经典外,四书五经一样了然于胸。张道陵不仅学问精深,长相更是出众,其人隆准方颐,手长过膝,虎步龙行,使人望之却步。后来没多久,他就被本地大贤举荐,进入太学读书。

  虽然进了太学,张道陵却一直未忘修道长生之事。一日晚间,想起多年修道无成,不禁长叹道:“凡人一生如光似电,百年间瞬息即逝!纵然位极人臣,又能风光多久?最后都不过是黄土埋身罢了!”他这一番感慨,恰好被一位叫王长的同学听到,深以为然。一番长谈后,对张道陵敬佩不已,当即拜他为师。此后,二人专心修炼,欲求长生不死。没多久,他们干脆弃了太学,结伴到各处名山访道,誓要学成仙法。

  一日,二人寻仙访道来到了豫章郡,在路上被一个彩衣童子挡住去路。那小童一本正经问道:“日暮途远,二位将何处去?”

  听小童子如此问话,张道陵心知绝不可以貌取人,这孩子并非常人,当即恭恭敬敬说了自己师徒寻仙访道的志愿。

  童子听后说道:“凡人论道,皆是望风捕影!须得‘黄帝九鼎丹法’,方可得道升天。”师徒二人再拜,求童子指点如何得此道法。童子示意二人俯身,在张道陵耳边低声道:“左边青龙右白虎,其中自然有天府!”说罢,一阵清风吹过,童子消失不见。张道陵将两句话牢牢记在心里,只是始终不解其意。

  这一日,师徒二人行到一座大山之前,找来当地农夫询问,才知此山名为龙虎山。张道陵听到'龙虎山'这三字,心中震动,对王长说道:“左青龙右白虎,难道说得就是此地?‘府’字,也可解释成‘藏’,难道那两句话是说有仙书藏在这里?”

  师徒二人结伴登山,半天功夫才爬到山顶。在山顶仔细查找一番,发现树木中藏着一个石洞,洞上有三个篆字,‘壁鲁洞’。走进洞内,才发现里面蜿蜒曲折,异常深邃。好不容易走到石洞尽头,发现有两扇关闭的石门。如此奇怪之地,张道陵坚信里面必是神仙洞府,于是和弟子王长在石门外席地而坐,等着大门开启。

  一直等了七日,石门突然自己缓缓开启。二人大着胆子走进去,才发现里面是一座竹林,竹子苍翠欲滴,薄雾若隐若现,真是一座神仙清幽之地。两人没走多远,在林中发现了一石桌,桌上别无他物,只有一本书。张道陵走近前拿起观看,见书上写着‘黄帝九鼎太虚丹经’。张道陵大喜道:“成了,仙人显灵,赐我等仙书!”师徒二人无限欢喜。

  带着丹经出了竹林,师徒二人照着书上之法潜心修行,不到一年时间便尽得其法,道术初成。只是虽然道法知晓了,可炼丹所需费用甚大,很多药物山中也无法取得。张道陵曾学过以符水治病之法,又听说蜀地民风淳朴,便和徒弟王长一同入蜀。他们在蜀地的鹤鸣山中修行,专门以符水为当地百姓治病。张道陵为人医病屡有奇效,他们师徒大名渐渐传开,不少百姓拜入了他的门下,修行符水之法。

  没多久后,张道陵见信徒越来越多,人心信服,便当众立下盟誓:道观前有一水池,凡有疾病的人,把自己平生所为恶事写在纸上,投入水池中,向神明起誓不得再犯,若再犯必身死。发誓后,喝下池中符水,病痛即可痊愈。病好后,拿出五斗米答谢神灵。此后,百姓但凡身染疾病,便认为是神明谴责。求了符水病愈后,再不敢为恶。

  如此数年,张道陵和王长师徒积攒了不少钱财,他们准备好炼丹之物,开始练就“龙虎大丹”。三年后此丹练成,张道陵当时已经六十岁,服丹后,容颜转变,看着就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不仅容貌转变,自从服了这“龙虎大丹”,张道陵竟有了分身之术:有百姓看到张真人在溪中泛舟,同时还有位张真人在道观中诵经,还有张真人在接待访客,同一真人分身四处,个个难分真假。

  一日,有个小道士告诉张真人:“西城出了个白虎神,专饮人血。为了安抚这位白虎神,当地乡民每年都要献祭活人。”张真人听了,心中不忍,恰好马上就要到了献祭之日,他便亲自赶去西城,想要一看究竟,解救百姓。

  刚到西城,就见一众百姓敲锣打鼓,其中有一人被五花大绑,正送往白虎神庙。张真人拦下一位百姓询问,那人说道:“这位白虎神极其灵验,如果有一年没有祭祀,当年必狂风大雨,颗粒无收。所以百姓惧怕,每年大伙凑钱买一人,赤身绑缚送到庙中。夜半,白虎神便来吸血享用,当年就不会祸害百姓。此事已经很多年了,官府也不敢禁止。”

  张真人听到真的是以活人献祭,心中极其愤慨。他推开众人走到队伍前,高声喊道:“把这人放了,我替他去白虎神庙!”

  听这道士要自愿献祭给白虎神,众乡民劝道:“这人家贫,情愿舍身献祭。他收了我们的钱,葬父嫁妹,已把家中安排妥当。他今日死,是他分内事,你何苦替他送命?”

  张真人道:“我不信有神明吃人喝血的事,若果真有此事,我情愿替他死!”

  众乡民叽叽喳喳商量半天,说道:“你要是不信你就去,反正是一条人命,谁去都一样。”于是,众人便把那五花大绑的乡民放了,那人死中得活,对张真人千恩万谢。

  大家伙上来要绑张真人,张真人道:“我情愿给白虎神献祭,绝不逃走,不必绑缚!”众人依其言,簇拥着张真人进了庙。

  进入庙中,张真人见里面香火缭绕,灯烛辉煌,正中神坛上供着一神像,狰狞可怖。众乡民伏地叩头,对白虎神又祈祷了半天,然后把张真人锁在庙里,各自散去。

  待众人散去,张真人在庙里闭目静坐,心如止水。约莫二更天,平静的大殿里忽然阴风大起,白虎神带着风冲到张真人面前,张嘴就要饮血。张真人不闪不躲,瞬间在他的口、耳、眼、鼻中,放出了红光,这红光如有灵性,将白虎神牢牢罩住。

  突发变故,白虎神大惊,忙问:“你是什么人?”

  张真人缓缓起身,说道:“我奉上苍之命,督摄四海五岳诸神鬼。你是何方孽畜,敢在此荼害生灵?你可知罪孽深重,天理不容!”

  白虎神还想挣扎,可突然间,自己前后左右各出现一位真人,皆是红光遍体。这红光让白虎神眼睛都睁不开,吓得不停叩头求饶。

  原来,这白虎神就是金神。自从五丁开山,凿破了蜀山,金气外泄。这金神没了束缚,出世变成了白虎神,危害一方。当地乡民为了免遭荼害,年年以活人献祭,才勉强有安生日子。张真人练过金丹,养成了真火,火又克金,天生克制这金神。

  白虎神跪伏在地,不停讨饶。张真人也不想斩尽杀绝,正告白虎神此后不许枉害百姓,白虎神哪敢不从,领命而去。次日清晨,乡民打开庙门,看见张真人丝毫无损,正端坐地上呼吸吐纳。见乡民都来了,张真人告诉大家已经制伏白虎神,日后再不会来讨要活人性命。众乡民如蒙大赦,询问张真人名姓,张真人道:“我乃鹤鸣山张道陵!”说罢,真人飘然而去。

  众乡民感念张真人功德,在白虎庙前又建了三间前殿,供奉张真人像,从此断了献祭活人之事。

  顺帝元年,正月十五夜里,张真人正在鹤鸣山道观内吐纳修习,忽闻阵阵仙乐之声,从天而降。张真人急忙来到院中,只见东方飘来一片紫云,云中有仙车一乘,缓缓而下。在仙车内端坐一位神人,鸾姿凤态,身带霞光,凡人不可正视。在车前还站着一人,正是此前在豫章郡,为他们师徒指点迷津的彩衣童子。

  童子走下神车,告诉张真人:“你不必惊慌,车内乃是太上老君。”张真人听闻竟是老君下凡,急忙俯身叩拜。

  老君缓缓开口道:“近日蜀中有众鬼王出世,残害生灵,赤地千里!你代我前去降伏众鬼王,解救一方生灵,如此你当功德无量,可位列仙班!”说完,老君在张真人身前一点,瞬间地上出现了三清仙经六百三十卷,符录仙丹圣法七十二卷,一对雌雄剑,天师印一枚。老君又嘱咐道:“我与你定下千日之期,千日之后我们阆苑相见。”张真人叩头领命,仙车带着老君缓缓东去。

  张真人悉心收下老君所赠仙书,日夜精修,道法大进。一日,听闻益州出现八位鬼帅,各领亿万鬼兵,屠虐人间,残杀万民。张真人身负老君敕命,岂能坐视不管?他当即赶到青城山,布下一座琉璃法坛。法坛左侧供着元始天尊,右放三十六部真经,周围遍插绝灵幡,布下龙虎神兵,誓要擒住鬼帅。

  一众鬼帅听到风声大怒,驱赶众鬼兵,来战真人。鬼兵喊杀着冲上青城山,欲要攻下琉璃法台。张真人端坐法台不慌不忙,双指轻弹,一粒莲花种子飞到天空,瞬间变成一朵巨大莲花,将法台罩在其中,任凭鬼物如何冲杀,丝毫不能近身一步。见攻不破莲花法阵,众鬼物又拿来千余火把,想要焚杀真人。张真人微微一笑,将拂尘在空中一挥,当即火头转向,反倒把鬼物烧死无数。

  鬼帅束手无策,遥遥喊道:“仙师不在鹤鸣山安心修道,为何来此和我等为敌?”

  张真人正色道:“你等残害众生,罪孽滔天!我奉太上老君敕命,来此解救一方百姓。汝等要是还有一丝悔意,速归冥地,早日轮回。若是执迷不悟,我定将你等诛杀干净!”

  鬼帅不服,次日纠集了其它几位鬼帅,共六鬼帅率领鬼兵千万,来战张真人。张真人深知,诛杀它们不如收服其心,便说道:“你们各称鬼帅,法力无边。我们斗一斗法力,看看谁高谁低,如何?”六位鬼帅嗤笑不止,点头答应。

  张真人命徒弟王长生起一堆大火,火势正猛时,他一跃跳进大火中。张真人刚进入火中,马上就出现一朵青莲,护佑在张真人身边,大火丝毫伤不到他。六位鬼帅看了哈哈大笑,“还以为道法如何高深,这有何难?”说完,两位鬼帅就跳进了火中。哪知道,这火是张真人炼丹的仙火,鬼帅哪里挡得住?那两个鬼物喊叫着滚出火堆,衣服眉毛被烧焦一片。

  张真人伸指往地面虚点一下,登时面前出现一片池塘,他跃身跳进水里。不多时,水面波浪翻滚,张真人骑乘一条黄龙破水而出,衣衫不沾丝毫水汽。

  六位鬼帅看后又笑道:“你的火是厉害,这水有什么可怕?”说完,噗通噗通,六位鬼帅一齐跳进水里。刚进水里,这几位就心知不妙,那水阴沉透骨,似有千把钢针钉进身体。它们在水里挣扎半天,费尽全身气力才游回岸上,个个如死后余生。

  先是被火烧,接着又被水淹,六位鬼帅恼羞成怒,变化成八只斑斓猛虎,齐齐向张真人扑来。张真人见招拆招,摇身变化成六只狮子反咬猛虎。鬼帅见占不到便宜,又变成六条苍龙,扑杀六只狮子。张真人见苍龙扑来,瞬时变成六只金翅大鹏鸟,张开巨喙,来啄龙睛。鬼帅再变成五色云雾,方圆百里立刻昏天暗地。张真人取出符箓扔到空中,刹那间一轮红日升于九霄,光照大地,云雾即刻溃散。

  鬼帅手段已经用尽,面面相觑,不知再如何斗法。张真人附身捡起一块小石子,扔到空中,须臾间在空中变成一座小山,罩在众鬼物头上。小山被一金线系住,悬在空中,山上有两只老鼠正啃咬金线,随时都可能落到地上,砸死众鬼物。几位鬼帅被吓破了胆,齐齐跪下讨饶,哀求道:“饶命!我等愿退往西方娑罗国,再不敢侵扰此方百姓。”

  张真人敕令众鬼物退回西方,此后不得再东进一步,然后收回了天空中的小山。几位鬼帅长出一口气,见头上小山不见,心里又生出了几分不忿,踌躇着不愿退走。张真人长叹一声,明白这帮鬼物终不愿善了,于是狠下心取出神符一道,飞到九霄。须臾之间,风伯送风,雨师降雨,电母兴电,雷神布雷,天兵天将从天而降,直杀得群鬼形飞影灭,张真人才收了法力。见群鬼荡尽,张真人笑道:“蜀地百姓此后可安居乐业矣。”

  张真人对徒弟王长道:“我飞升之日临近,壁鲁洞是我得道之地,不可忘本。”于是师徒二人重回豫章郡,在龙虎山盖起茅屋,潜心修炼仙家道法。一日晚间,仙乐之声在茅屋外响起,张真人急忙起身出屋叩拜。只见各路仙家簇拥着太上老君,踩在祥云之上,却未落下。

  老君命身前童子高声道:“你之功德,本应举霞飞升,位列九真上仙。可你在蜀地杀孽太重,擅调风雨雷电,又派遣天兵天将将鬼物杀戮殆尽。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却鲁莽从事,将蜀地弄得杀气不散。上天因此过失要责罚你,所以我今日不能靠你太近。你且退回鹤鸣山,潜心修道。与你同时飞升的还有两人,待你等三人聚齐,我在上清宫等你们。”说吧,老君飘然而去。张真人听老君一番话,自知做了错事,只好和徒弟王长再回鹤鸣山。

  返回鹤鸣山里,张真人带着一众弟子安心修道,静待飞升之期。渐渐地,张真人的弟子越来越多,这人一多就免不了是非。不少弟子议论纷纷,都说只有王长一人得了真传,张真人实在偏心。

  张真人听闻后,聚齐众弟子,正色道:“你们俗气未除,怎能妄想遗世飞升?你们说我不愿教导高深道法,岂不知我是不愿拔苗助长。明年正月十日午时,有一人从东面来,方脸矮身,貂裘锦袄,他虽未有一天和我修习道法,却是正道之人,不弱于王长。”诸弟子闻言,将信将疑。

  次年正月十日,正当午,张真人叫来王长,吩咐:“你师弟已经到了,你需如此如此。”

  王长领了师命,走出山门向东张望,果然见一人缓缓走来。那人衣服容貌,和张真人去年所说的一般无二,众弟子暗暗称奇。王长告诉众弟子:“这人来到山门后,不要给他开门,将他赶走。”

  那人到了山门前,自称姓赵,名升,吴郡人,仰慕张真人道法高深,特来拜见。诸弟子拦在山门前,“张真人出门远游,你走吧。”赵升闻言也不走,恭敬地立在原地。到了晚上,赵升还是伫立山门外,诸弟子也不理他,关上山门,只留赵升露宿门外。

  次日,诸弟子打开山门,见赵升依然恭敬肃立在门外,仍是要求见张真人。诸弟子没好气道:“我师父轻易不肯传道,我们等了几十年,尚且没学会丝毫高深道法,你也别指望了!”

  赵升道:“传与不传,都凭张真人定夺。但我远道而来,只想见一见张真人,以慰仰慕之情。”

  “想见张真人,我们也不拦着你,只是我们师父不在山中,不知何日才回。你还是趁早走吧,别白白耽误时间。”

  赵升毫不动摇,“我此次来,确是出于挚诚。真人十日不归,我等十日;百日不归,就等百日。”

  此后数日,赵升一直站立山门外,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时间一长,诸弟子对他愈来愈不耐烦,甚至出言辱骂,把他当成乞丐看待。赵升却是始终和颜悦色,全然不计较。他每日去山下村里买一餐,吃完就来山门外等待。晚间,诸弟子不许他进门,他就露宿野外,如此过了四十多日。看他始终不肯走,诸弟子私下议论道:“虽然赶不走他,不过也没让他见到师父,学不到精妙道法。”

  这一日,张真人鸣钟聚齐弟子,说道:“赵升来此四十多天,受辱已经够了,今日就把他招来与我相见。”诸弟子大惊,这才知道,张真人早就知道赵升已经来了。王长领了师命,去请赵升进来相见。

  赵升一见到张真人,倒头便拜,哭求张真人收自己为弟子。张真人有心再试他是否诚心修道,便没有当即答应赵升,而是派他去看守禾苗。

  赵升奉命来到田边,这里只有一间破茅屋,四周连栅栏都没有,时常有野兽出没。赵升每日精心看护禾苗,驱赶野兽,没有一天懈怠。一夜,月朗星稀,赵升独坐在茅屋中,忽然有一美貌女子闯入屋内,深深道了个万福。说道:“小女子家住西村,和同伴出来赏月。因为到田中小解,和同伴走散,迷路到了这里。我两脚走得实在疼痛,能否容我在这住一夜,小女子感恩不尽。”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实在不方便,赵升就想推阻。不料那女子也不管赵升是否同意,径直走到床边,躺下就睡。赵升见此也无可奈何,只能容她睡在床上。自己铺了些稻草在地上,和衣而睡。

  次日,那女子推说双脚仍然疼痛,还是不肯走,还撒娇卖乖讨要饭食,赵升不好拒绝,只能一一照办。那女子说话渐渐不正经起来,百般引诱赵升。到了晚间,她脱了衣服睡到床上,嘴里直说寒冷,让赵升睡到身边取暖。赵升心如铁石,看女子越来越不像话,干脆连茅屋也不进,在田垄边坐到天明。到了第四天,那女子突然不见,却在土墙上留了四句话:美色人人好,君却铁石心。年少不为乐,辜负好时光。

  赵升看罢,哈哈大笑,心道:“年少为乐,能快活几年?人生如白驹过隙,如梦如幻,岂能为一时欢乐,误了大道!”他脱下鞋,用鞋底擦去了那四句话。

  时光荏苒,不觉间已经过了一年多。赵升此时奉张真人之命,拿起斧子,开始到山中砍柴。一天,赵升在山里见到一株枯树,没想到一斧子砍下去,那树连根拔起,倒在一边。再看树根下,竟露出了黄灿灿一坑金子。恰在此时,天空中有人说道:“天赐黄金,赵升可收!”

  赵升听了没有丝毫喜悦,心道:“我是出家人,要这么多黄金有何用?况且无功不受禄,拿了也未必是好事!”想罢,他便用土重新掩埋了黄金。然后收拾好柴担,准备下山回道观。可突然间一阵倦意袭来,赵升就靠着一块大石,打起了盹。忽然间狂风大作,山坳里跳出两只斑斓猛虎。赵升看着老虎逼近,依然安坐不动。那两只老虎也奇怪,只是撕咬赵升衣服,却不伤他性命。

  赵升全然不惧,对两只老虎高声喝道:“我赵升平生不做昧心事,如今不远千里,来投名师,只为修成长生大道。我若是前世亏欠你们,那你们只管吃了我,我绝不躲避;如果不是,你们速速退去,不要烦我。”两只老虎听完,像是能懂人言,低头耷脑,转身就走。随后,赵升若无其事地背着柴回道观,没对任何人说遇见老虎的事。

  一日,张真人吩咐赵升去市集买十匹布。赵升到了市集,按真人吩咐买布十匹,付过了钱,转身往道观走。可他刚走出铺子没多远,就听后面有人高喊:“偷布贼别跑!”

  赵升回头看,原来是布店老板飞奔而来,一把扯住赵升,说道:“钱还没给,竟敢拿走我的布?赶紧还我的布,不然要你好看!”

  掌柜无理取闹,赵升也不争辩,只是心想:“这布是师父命我买的,要是还给他,如何回禀师父?”想到此,赵升脱下身上的貂裘给布店老板,以抵布钱。没想到布店老板还嫌少,赵升又脱下棉袄递给了他,这下布店老板才满意地走了。

  赵升拿着布回了道观,去师父那里复命。张真人问他:“你身上的衣服去哪了?”

  “近来天气不冷,我没穿。”赵升道。

  张真人抚须叹道:“不吝啬钱财,不谈他人是非,真是难得!”

  到了秋天,赵升和师兄弟在田间收稻谷。众人正干活时,路旁走来一人,叩头乞食。那人衣裳破陋,满面尘土,身上都是脓疮,远远地就闻见一股恶臭。赵升师兄弟人人掩鼻,呵斥那人快滚。

  唯独赵升心中不忍,过来把那人扶到茅屋里,把自己饭食给他吃。随后又烧了一桶热水,为他洗去污秽。那人又说身上寒冷,赵升便打开自己的包裹,取出一件自己还没上身的新衣服送给他。夜里,赵升担心野兽来袭,就在茅屋里亲自陪他。如此十多日,赵升对他悉心照顾,那人脓疮渐渐好了,却忽然不辞而别,赵升也没何怨言。

  一年初夏,张真人带着一众弟子,登上天柱峰之顶。这天柱峰三面皆是悬崖,如同镜面一般,险峻异常。张真人让弟子站在一面悬崖上朝下看,只见峭壁上有一颗桃树,如同一只手臂般伸出来,树下就是万丈深渊。桃树上结了很多桃子,个个又红又大,看着就让人眼馋。

  张真人对众弟子说道:“谁能摘来这些桃子,我就赐其精妙道法。”张真人弟子除王长、赵升外,共有二百三十人。他们临崖俯瞰,个个吓得两股颤栗,冷汗止不住淌下,只看一眼就急忙后退,生怕一阵风把自己吹下去。

  此时一人挺身而出,正是赵升,他对众人说道:“我师命我取桃,必定可以得到。何况师父在此,鬼神呵护,绝不会落崖而死。”说罢,他看准了桃树位置,往下就跳。说来也怪,他这一跳不歪不斜,刚刚好坐到了桃树上。赵升心喜,坐在树上开始摘桃子。

  桃子是摘下来了,可赵升抬头往上看,桃树离着崖顶还有四五丈,中间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赵升坐在树上,把摘下的桃子一一扔上去。张真人自己吃了一颗桃子,给了王长一颗,留下一颗给赵升。其余正好剩下二百三十课,分给其他弟子,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吃过了桃子,张真人笑问众弟子,谁能把赵升救上来?诸弟子面面相觑,谁能有哪个本事?张真人走到悬崖边,伸出一只胳膊。那胳膊竟然不断变长,转眼间已有四五丈,直接伸到赵升身边。赵升丝毫没有诧异,他攀着师父的胳膊,很快爬上来。张真人把留下的桃子给赵升吃,又对众弟子笑道:“赵升心术正,故而能跳上桃树,不会坠崖。我也想试一试,看我能不能得几个大桃子。”

  众弟子一听,急忙劝谏道:“师父你自然是道法高深,可也不应如此危险行事!刚才赵升靠着师父接引才能上来,您若是也跳下去,谁来接引您上来?此事万万不可。”诸弟子拉住张真人衣服,苦苦相劝,只有王长、赵升不发一言。

  张真人不听众人劝告,推开诸弟子,纵身跳下悬崖。大家赶忙往桃树上看,却不见张真人踪迹,下面就是万丈深谷,不知张真人是死是活。诸弟子乱成一团,有悲叹的,有悲鸣的,好不热闹。

  赵升对王长说道:“师父即是我父亲,我师生死不测,我们如何心安?不如我们一起跳下去,看看师父的下落。”王长点了点头,二人并排从悬崖跳下。呼啸的风声响在耳边,两人急速坠下,眼看着就要摔成肉泥。可在即将落地时,一朵祥云出现在他们脚下,止住了急坠之势,安安稳稳把他们送到地上。

  二人刚站定,就看张真人正坐在一块大石上,见到两个徒弟落下,大笑道:“我料定你们二人必来!”

  原来,从赵升来后,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张真人有意为之,乃是‘七试赵升’。都是哪七试?一,辱骂不离。二,不近美色。三,黄金不拿。四,不惧恶虎。五,买布被诬,不争不辨。六,善心济物。七试,舍命为师。

  此时此刻,张正人确定这两位徒弟道心坚固,欣然将平生所学,毫无保留,对二人倾囊相授。如此过了三天三夜,王长、赵升尽得妙法。见他们已经学成,张真人两手抓住两人,纵身飞到崖顶,又回到了道观。诸弟子以为他们三个都已经摔死,突然见他们完好无损回来,差点惊掉下巴。

一日午间,天空中突现一金甲神人,捧着一个玉函,朗声道:“奉老君命,召真人游上清宫。”他的话音刚落,天空中飞来一条巨大黑龙,匍匐在地,请张真人骑乘。

  黑龙翱翔升空,风驰电掣,不久后落到一座大殿之前。有一对童男童女,将张真人请进殿内。进入殿内,正座上一团神光,当中正是太上老君真身。老君赐下玉册,授张真人为‘正一天师’,为人间天师,劝化世人。随后又以心声告诉了真人飞升之期。

  张真人受命回山后,将诸本道家秘箓、雌雄剑、玉册等物,封在一个玉函内。随后找来所有弟子,说道:“我飞升在即,弟子中如有人能举起这玉函,便可开启玉函,尽得我的真传。”诸弟子争相来举,可那玉函似有万金之重,分毫不能移动。见无人可举动玉函,张真人吩咐道:“飞升后三日,我嫡子会到此打开玉函,继续带你们修习道法。”

  到了飞升之日,张真人单独召来王长、赵升,说道:“你二人道法已深,可随我飞升。我这里还有丹药两颗,你们每人一颗,今日就和我一同飞升。”

  这日正午,天空中祥云朵朵,各路仙人齐聚,天乐响彻天空。张真人与王长、赵升在鹤鸣山中,白日飞升。此年为桓帝永寿元年,张真人一百二十三岁。

  飞升后三日,张真人长子张衡从龙虎山赶到鹤鸣山。诸弟子拿出玉函,口述真人遗命。张衡丝毫不费力气,举起玉函,取出玉册、法书等物,由此继承道统,世世为天师。

[-海峡网]

寻仙手游80级副本封魔台是最新推出的,很多玩家还没有通关,大家知道这么打吗?下面就由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寻仙手游80级副本封魔台打法攻略,大家快来看看吧!

寻仙手游80级副本封魔台过关攻略推荐

进入副本封魔台副本之后,会直接在一个巨大的台子上,我们的正面有一个巨大的金刚,地图中的场地除了这个台子以外,没有其他的路,也就是说所有的战斗都是在这个台子上进行的。在副本中一共有两个任务,一个叫做【驱魔斩先锋】,需要击败BOSS龙魂天枪,另一个则是【破魔气驱逐魔尊】,需要击败最后的BOSS魔尊,完成任务后可以获得经验金钱等奖励,还有机会获得灵石奖励。

该副本在进入后是没有怪物的,我们需要与场地内唯一的NPC“受伤的太玄”对话才能开启副本,在这里我们对话后,可以从右边的选项中选择开始战斗,随后场地内就会出现四个邪魔旋涡,每个邪魔旋涡都会召唤出多个【魔蛇】来攻击仙友,我们不但需要击败这些魔蛇,还需要将这些邪魔旋涡全部击破才能够进入下一个阶段,而在这之后等待着我们的将是更加困难的战斗。

魔尊可以说是《寻仙》手游中最重要的一个BOSS了,也是寻仙整个主线故事中非常重要的大BOSS,因为从一开始我们进入小桑村的那一刻,我们就是为了重新封印魔尊而步入轮回的。而我们在三清境的任务,也基本上都是在封印魔尊和魔尊的手下,就连三清境前山的探索任务,也都是与魔尊相关的。本次战斗是我们第一次在主线中遇到魔尊,这次我们能否将其一举击败,从而拯救世界呢?各位仙友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吧,待我们达到80级,便可前往封印魔尊了。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寻仙手游80级副本封魔台打法攻略,更多寻仙手游资讯攻略,敬请关注!

作者:admin | 分类:手游app游戏网 | 浏览:16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