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玩儿原版(就是玩具)

发布时间:2023-11-07 12:28:09 | 更新时间:18分钟前
手游app游戏网 > 手游app游戏网 > 就是玩儿原版(就是玩具)

惊了!我随口一个段子,竟然无数的灵器要和我结契?

无数美男修士,抢着要和我结为道侣?

我随口一个笑话,堂堂妖王抢着要做我保镖?

一问才知道,原来我穿越到了一个幽默感匮乏,堂堂宗门至宝修炼古籍,内容竟然是笑话大全。

讲段子逗笑灵器、妖兽,才能与其契约的修真世界。

我,平平无奇脱口秀主播。

呕心沥血晨昏颠倒拼死拼活总算写完脱口秀文案,可还没来得及交,

眼一闭一睁,发现自己穿越了。

看着头顶飞来飞去的大宝剑,满大街小商小贩兜售的灵气灵宠。

我发现这还是个修真世界。

ok,fine。

我自闭了。

早知今日,我还写个屁的脱口秀,直接躺平等穿越他不香吗?

我的原身是个虽然辉煌过,但如今已经没落的宗门的外门弟子。

每天要做的事情倒也不难,简而言之就是保洁和园丁。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

我决定继承原主衣钵,继续本本分分做人。

这日,我正在宗门后花园修剪花草,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的洪亮声音。

「火柴人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头痒了,于是他挠了挠头皮,结果,人没人了!哈,哈哈哈哈!」

尴尬的话语尴尬的笑,尴尬得我,脚趾抠出座魔仙堡。

紧接着。

又一道严厉的声音响起:「不合格,退下!」

我手持大剪刀,遥遥望去。

就看见个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癫狂地撕碎了手中的笑话大全,扬天狂啸:「骗子!!!不是说照着这个笑话大全,就能逗乐灵器,从而契约吗?」

随即,嘤嘤嘤哭奔而去。

我「啧啧」两声,感慨:「万丈高楼平地起,成功只能靠自己。」

下一刻。

四平八稳的测灵仪突然发出阵阵尖啸,满满当当的考核场内。

数百只眼睛,热情似火地齐刷刷朝我看来,随后一个个竟浮现出了巨大的笑脸。

我一激灵,忙把大剪刀护到胸口。

「你,过来!」

考核场上,一白胡子老头冲我招了招手。

他灵压悠长的声音响起,其他人才仿若如梦初醒般,收回了汇聚在我身上的目光。

我松了口气,拎着大剪刀往前走去。

走到白胡子老头面前停下,我握着剪刀朝着他行礼。

「弟子见过掌门。」

掌门一言难尽地看看我,又看看我手中足有半人高的大剪刀,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我当即了然,「当啷」一声,将剪刀扔到地上。

掌门皱着张老脸,又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了遍,几息后才开口问我。

「方才那个段子,可是出自你之口?」

我欣然点头。

考核场上顿时一片哗然,白胡子老头沉默良久,仰头望天,幽幽叹了声:「天意啊……竟然有人能把段子,讲的这么搞笑。」

掌门口中的「天意」,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从这天之后,我就被调离了原本的岗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记名弟子。

「这里是我们门派的藏宝阁。」

掌门推开藏宝阁大门,幽冷气息登时扑了我满怀。

我跟在掌门身后,迈过门槛,踏进了藏宝阁。

「这里,有我门派历代先祖收集而来的高阶灵器,只可惜,因门中弟子天生幽默感缺乏,不会讲段子,所以始终未有能与之结契的,我看你骨骼惊奇,是天生的段子手,你试试吧。」

掌门揣着袖子立在一旁,看向我的目光既慈祥又意味深长。

我耸耸肩:「行吧,来都来了。」

我这流利的大东北话,再加上我这种慵懒的语气,结果我话音刚落,便又一道呼啸从头顶盘旋而来。

下一息。

整个藏宝阁,都开始隆隆作响,那些灵器竟全都露出了笑脸!

掌门瞪大眼睛,突然捶胸顿足老泪纵横:「宗门后继有人,老夫死而无憾了!」

我没忍住接了句嘴:「放心,你管死,我管埋。」

话音落下。

藏宝阁内的震动更加剧烈了。

不等我跟掌门解释,忽的从三楼飞来一二三四五六……源源不断的宝贝,在我身边越积越多,越积越多。

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把我给活埋了。

「啪嚓!」

一声脆响在不远处响起,被灵器埋了半截身体的我,艰难扭头看去。

正好对上了掌门天塌了似的表情,还有他周围,那满地银光闪闪的碎片。

「祖师爷传下来的,镇、镇派之宝!」

掌门「砰」一声跪下,以头抢地想将万千碎片拼起来。

看着他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用自己那双昏花老眼,就着昏黄灯光,一枚一枚捡着碎片。

我语重心长地劝他:「掌门,世上无难事——」

「只怕有心人?」

不等我说完,掌门就眼睛发亮地接了一句。

在他满怀希冀的目光中,我缓缓叹了口气,告诉他:「只要肯放弃。」

掌门眼中的光消失了。

但下一刻。

那面被他失手打碎的镇派之宝,居然浮现出个笑的合不拢嘴的虚影,而后自己复原了!

掌门眼中的光恢复了,他双目圆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口中喃喃自语。

「史无前例!史无前例啊!」

我不懂。

我只是说了几个好笑的段子,怎么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你再说两句!再说两句!」

掌门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到我面前,兴奋又紧张地盯住了我。

我:「……」

这个糟老头子,可怕得很啊!

抵不过对方乞求的目光,我试探着开口:「江湖险恶——」

「人心叵测?」

掌门再次抢答。

我抿抿嘴:「不行就撤。」

掌门的眼神已经不只是兴奋,甚至变得狂热起来,他趁着被我堆积成山的灵器困住,手舞足蹈的示意我继续。

我:「……路见不平。」

清楚掌门还要接话,我这次主动停了下来。

果然,掌门跃跃欲试着开口:「拔刀相助?」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我竖起一根手指,冲着掌门左右晃了晃,云淡风轻说出那四个字:「绕道而行。」

「轰!」

我话音刚落,藏宝阁忽然卷起一阵狂风。

掌门久久不语,看向我的目光中,涌动着醍醐灌顶般的大彻大悟。

「老夫明白了,老夫明白了!!!」

他大喊大叫的冲出了藏宝阁,把还满在灵器山里的我,彻底跑到了脑后。

掌门受我点拨,突然宣布要闭关突破,还有藏宝阁内所有宝贝,争着抢着要跟我结契的消息不胫而走。

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宗门。

甚至还有隐隐传遍整个修真界的趋势。

毕竟。

闻讯而来,几乎快踏破我门槛的修人,服装越来越形形色色了。

我也直到这时候才知晓。

原来我以为高大上的修真界,其实人均段子手。

只可惜他们之中绝大多数,天生幽默感匮乏,甚至需要人手一本笑话大全,才能勉勉强强开启修行之路。

修行之路走得更是踉踉跄跄,简直我见犹怜。

至于那些灵器妖兽什么的,都需要好笑的段子,将他们逗笑了,才能和他们结契。

而像我这样的天生段子手,随手一个段子,就能够和无数灵器结契的场景,简直闻所未闻。

总之一句话,段子,就是实力!

「师弟!」

这日,掌门座下亲传弟子,也是我们宗门大师兄,火急火燎冲进我的独门独院。

「六大宗门的人来了,就等着见你一面呢!」

六大宗门?

听着还挺高级啊。

我起身跟着大师兄往出走,身后丁零当啷跟了百十来件灵器。

因为我至今没决定好,究竟跟哪个宝贝结契,这些被珍藏千百年的宝贝,居然全都跟着我出了藏宝阁。

灵器们实在太过旁若无人,被吵了一路的大师兄到底没忍住,扭头为难看向我。

「师弟,你这样太拉仇恨了。」

我恍然大悟。

「大师兄提醒的是。」

我扫了眼身后灵器:「低调点,给别人条活路。」

灵器们顿时安静如鸡。

我微笑看向大师兄,用眼神询问他:这样就行了吧?

大师兄看向我的眼神,倏地变得警惕:「你说的别人,应该不包括我吧?」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敏感。」

大师兄看看我,又看看我身后那堆安静到诡异的灵器。

良久,重重叹了口气。

我知道,他应该是释然了。

六大宗门来了不少人,甚至有几个在大师兄口中,绝不能轻易招惹的金丹期大能。

哦。

金丹期,大能。

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大师兄,我昨天已经通过输出段子,达到元婴大圆满了?

想到对方的敏感程度,我决定暂且按下不表。

「说什么数百灵器争相与他结契,照我说,这绝对是谣言!」

「囚长老说的是!他天玄门早已式微,整个宗门只有那青阅老儿一个金丹初期,搁这儿蒙鬼呢?」

「哼!老夫今日倒要看看,他玄天门究竟在搞什么把戏!」

我站在门外,内心毫无波动听着门里几个金丹期大能的闲言碎语。

这些人,会不会说段子我不知道。

但冷嘲热讽这个技能,绝对已经炉火纯青了。

身旁的大师兄扯了扯我袖子,又冲我一通挤眉弄眼。

一道厉喝自门内传出:「何方宵小在外偷窥,还不速速现身!」

一道夹杂着杀气的汹涌灵力,飞速袭来。

啧。

不愧是金丹期·大能,果然比连炼气期都维持得磕磕绊绊的膀大腰圆要强得多。

「师弟小心!」

尽管被我气得快要心梗,可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

大师兄还是责无旁贷地冲在我前面。

叹了口气,一把扯住他后衣领,把昨天才道筑基后期的他,拉回到了我身后。

「师弟?」

大师兄一个踉跄,勉强扶着门框在站好。

我扭头冲他笑了下,抬手轻轻一挥,打散了那股杀气腾腾的灵力。

大师兄感慨:「师弟果然……」

果然什么,他虽没说出口,我也能窥得一二。

「嗯,我知道我厉害得让你惊为天人,但眼下不是时机,回头我再听师兄的彩虹屁。」

大师兄艰难开口:「……好。」

安抚好了大师兄,我一脚踏进大殿。

迎面看到了那几个在背后说人小话的为老不尊。

「你就是天玄宗那个,近来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弟子?」

「不是。」我断然道。

几个为老不尊惊诧:「不是?!」

我继续道:「不是传得神乎其神,我是真的很厉害。」

这个段子一出口,为老不尊身旁的那些灵器,竟然也都颤动起来,似乎被我的话给逗笑了。

「你!」

其中一个脸特别黑的,看了一眼自己被逗笑的灵气,冷冷发出响亮的讥笑:

「区区竖子,竟也敢大言不惭,这玄天宗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厥词,放得还挺理所应当啊。

我礼貌微笑:「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几位的宗门,也开始走下坡路了吧?」

所以才急吼吼来玄天宗,想来个知己知彼。

话音落下,之前被我勒令不准出声的灵器,忽然再次躁动起来。

「何,何物作响!」

「故弄玄虚!」

黑脸长老一掌拍在桌子上,怒而起身:「狗蛋昨日去看了大夫,旁人问:大夫怎么说?狗蛋答曰:大夫问我看够了没!」

我:「……」

不会吧不会吧?

你们修人不会真以为,这么怒气冲冲的讲笑话,真能提升修为吧?

黑脸长老好像动手了,又好像没动手。

冲进大殿的灵器仍旧在躁动,六大宗门的人依旧不敢动。

我往前一步,清了清嗓子,抑扬顿挫道:「今天都别走啊,我请诸位吃饭,谁去谁掏钱!」

「噗!」

我话音才落,站在身后的大师兄就笑喷了,似乎从未想到过如此好笑的段子。

10

下一刻,我体内灵力瞬间喷涌,成铺天盖地之势,朝着那黑脸长老席卷而去。

「啪!」

黑脸长老躲闪不及被击中,砸烂了一张椅子。

我不急不缓:「大师兄,记好了被毁坏的财物,到时候跟他们索赔。」

「好!」

大师兄答得铿锵有力。

我不过才露了一手,就足以让在座六大宗门瞠目结舌。

有人懵逼,有人叹息。

有人诧异,有人妒忌。

「师弟!」大师兄难掩激动,拉起我的手:「难怪掌门闭关前,说你是玄天宗的未来,当日我还不甚明了,如今看来,你果然我们的天选之子啊!」

我语重心长:「大师兄,谐音梗是要扣钱的。」

大师兄赧然一笑:「放心,我有的是钱。」

不愧是掌门亲传弟子。

慧根虽然不多,但好歹还是有的。

11

「够了!」

又一不知哪门那派的红脸长老,气势汹汹打断我与大师兄的兄友弟恭:

「螃蟹出门散步不小心撞到泥鳅,泥鳅怒问:你是不是瞎?螃蟹委屈:我不是虾,我是螃蟹!」

随着红脸长老话音落下,有裹着杀气的灵力朝我气势汹汹扑来。

我嘴角一勾,随手打散了他的灵力:「我这个人呢,时常反思记过,比如我打了人巴掌,总会反思自己是不是打轻了。」

「就好比现在!」

话落,我的灵力在半空凝绝成个巨大的手掌。

一巴掌把怒目圆睁的红脸长老,扇倒在地。

说段子也不知道讲个天时地利人和,也得亏他们硬讲,还能把自己讲成个金丹期。

确实是够拼命的。

可惜啊,天赋不够,在怎么拼也凑不够。

六大宗门浩浩荡荡来,还没等我开大呢,就灰溜溜跑了个一干二净。

大师兄撑着鼻孔,满面红光看我:

「师弟,今年的宗门大比,咱们天玄宗终于能崛起了!」

(未完待续,求赞求收藏求一切!)

12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旌旗招展,人山人海。

修真界一年一度的宗门大比,来临了。

「人来得不少,我很欣慰啊。」

又有不少人,能领略到我与生俱来的幽默感了。

大师兄一言难尽的看我,旋即又语重心长拍拍我的肩。

「师弟,今年咱们天玄门能不能夺得魁首,就看你的了!」

在他那眼睛瞪得像铜铃是的注视下,我难得的,感受到了一捏捏紧张。

然而,在擂台上见到第一个对手后。

我那点儿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紧张,刹那间烟消云散。

「你你你你,」对面的年轻人握着剑,整个人像是被按下了什么开关,哗啦啦响个不停:「受死吧!」

撂完狠话,对方就开始了读条。

懒得听着这些人严肃过头的段子,我抱拳问他:「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对方一愣,刚要开口,我又连忙制止了他。

「你可千万别开口,你说话那算骂街。」

我这一招先发制人,显然出乎了对方的预料,本就没什么幽默感的人,直接被我气了个面红耳赤。

那年轻人抬起握剑的手,我忙拦他:「别,你咯吱窝孜然味儿,我受不了这个!」

「你!」

年轻人不受控制的放下胳膊,呼哧呼哧喘了好一会儿气。

然后,被我气哭了。

我揣着袖子,看着他哭奔而走的背影,失望地摇摇头。

就这?

13

大比逐渐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当然,这白热化只属于别人,至于我,诶,那就是玩儿。

在我一脸挫败33大小宗门的对手后。

大师兄激动地两眼放光,恨不能当街给我跪下了。

「师弟!咱们天玄门已经整整十年没进过决赛了,我,我……」

大师兄眼眶包着泪,好像随时要掉下来。

我忙制止他:「黛玉不哭,宝玉哥哥这就去给你拿个头筹。」

「啥?」

大师兄一蒙,眼泪果真退回去了。

正巧召唤决赛圈选手上场,我也懒得跟他解释,起身往擂台上走去。

站在擂台的中央,我举目四望。

可以。

看台上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校服汇聚一堂,唯有我天玄门,因为人少又势单力薄,被发配到了犄角旮旯里。

炫目的彩色中,天玄门那一抹白,随波逐流时隐时现。

选手上场,看台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我昂首站直,捻诀给自己加了个扩音器,冲着台下的百家争鸣挥挥手。

「谢谢谢谢,谢谢大家给我一个人的鼓励!」

下一刻。

掌声消失。

我耸耸肩,这修真界,果然没有幽默感。

14

「你就是天玄门打伤我师叔的那个小子?」

第一个跟我对上的,是个浑身肌肉虬结,脸上仗着络腮胡的壮汉。

打伤他师叔?

我仔细回忆了下,问他:「敢问,你师叔是红脸还是黑脸?」

壮汉被我问懵了,回过神后直接气急败坏。

「竖子!今日我必叫你有来无回!」

我摇摇头:「道友,咱们刚刚在后台对词儿,可没有这句话啊。」

话落,刚准备读条的壮汉,又愣住了。

台下没有幽默感的观众,当即叫嚣着我俩在作,甚至发出阵阵「吁」声。

不等裁判发出警告,我又好心提醒他。

「看比赛十个灵石,起哄架秧子的每人八千八,赶紧的收钱吧,致富创收就在今天了!」

裁判:「……」

看得出来,他心情非常复杂。

每说一句话,我的灵力就会又一次爆炸式的增长。

就这几轮比赛的时间,我已经从元婴大圆满,一路飙升到了出窍后期。

可以可以。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

飞升指日可待啊。

15

宗门大比,我一路高歌猛进,在大师兄的日夜期盼下,拿下了魁首。

就在我们收拾行囊准备返回宗门之时。

「这位道友,天玄宗已然没落,若你想在这修真界闯出一番天地,还得看我们云霄宗!」

「云霄宗算个屁!我们碧落宗才是如今的修真界翘楚!」

「都滚滚滚!像道友这般旷世奇才,当然是该来我们望阙宗才是!」

我被蜂拥而至的各宗掌门、长老团团围住。

大有我不答应他们,就别想离开这个地方的架势。

「都住手!」

大师兄冲进人群,挡在我面前。

「早在我宗掌门闭关前,便已经将掌门之位交予师弟,诸位还是歇了心思吧!」

把掌门之位交给我了?

我怎么不知道?

「掌门之位又如何?只要这位道友愿来我望阙宗,便是我望阙宗的无上贵客!」

「屁个贵客!你若愿来我云霄宗,我立马把掌门之位给你!」

「掌门算什么?我碧落宗愿奉道友为老祖!宗门上下,尽可听凭老祖差遣!」

大可不必!

想我年纪轻轻,正值二八大好年华,当人老祖是怎么个意思!

16

「吼!」

正当众掌门对我争抢不休,平静的山林间倏地传来平地一声吼。

下一刻,强大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压得在场一众修人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我。

「妖、妖王???」

有人艰难惊呼出声。

我挑了下眉,原来是妖王啊,难怪有这么大威力。

「师弟快走,我来给你断后!」

大师兄边咳血,边唤出自己的灵器催我离开。

其它摇摇欲坠的宗门,估计是从大师兄这儿得了灵感,开始此起彼伏地要我离开。

还说什么,若他们今日不幸再次陨落,请我定要替他们照拂宗门弟子。

道德绑架是吧?

可惜了。

我这个人,向来没什么道德。

何况,我如今在修人中已难逢敌手,正好来个妖王给我练练手。

我可不会把这机会让给其他人!

17

「师兄在此稍后,我去会会那妖王!」

我挥手,在天玄门弟子周围布下防御结界,旋即——

「给脸不要脸,肯定出危险!」

「这妖王狂妄的样子,颇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

「桌上摆着四盘菜,打开第一个一看,呵,真好,老醋花生!打开第二个,更好了,老醋花生!第三个打开,花生,没醋!第四个打开,嘿,一盘醋!」

三个段子说完,我感觉体内灵力瞬间暴涨。

加好buff后,我脚一蹬地,直飞冲天,踩云踏雾地朝着妖王呜嗷乱叫的方向飞去。

越往前,妖气也越浓郁。

我抬眼看去,就见一只足有足球场大小的妖兽,正在躁动的扑腾。

察觉到我过来,妖兽再次发出咆哮。

「吼!」

呕~

这妖王得有八百年没刷牙了吧?

这个臭啊!

18

在妖王面前停下,我跟它大眼瞪小眼。

刚准备动手,我又冷不丁响起,之前在宗门藏宝阁中看得的一本秘籍。

收服妖兽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讲一个,能让它觉得好笑的段子。

只可惜修真界,人均尴尬人,纵然有人前赴后继,但几百年来始终没人能成功收服任何一只妖兽。

不过,既然要讲段子的话,那我熟啊!

在妖王戒备凶残的目光中,我徐徐落到跟它眼睛持平的位置,清了清嗓子开讲。

「今天要说的故事啊,离现在不愿,你家里有老人的可以回去问问——话说,在开天辟地那时候啊……」

「茄茄茄!」

嗯?这什么声儿?

我朝妖王看去,就见对方眼中的凶光已经消失了大半。

那张血盆大口,眼下正翘着个刻意的弧度。

别说。

这妖王的笑声,还挺耳目一新。

「话说有这么一家人,住得房子那叫个千疮百孔,一下雨要了亲命了,外面下小雨里面下中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暴雨,有时候雨下太大了,全家都得出门多雨!」

「茄茄茄茄茄!」

堂堂妖王,跟狗崽儿似的,笑得在地上打起了滚。

震得整座山脉地动山摇。

别看人家就是只妖兽。

那幽默感可比那些修人强多了。

19

白光一闪,笑了个够本的妖王,体积瞬间变小。

我落到地上一看。

黑黢黢、胖乎乎一只橘猫,唯一跟大橘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那背上多了对翅膀。

我站在原地没动,妖王磕磕绊绊走到我脚边。

黏黏糊糊直往我脚上蹭。

不是,你们当妖的都这么不要面子的吗?

顺利收服妖王。

「既然你跟了我,那我就得给你起个名字了。」

我两手架着妖王咯吱窝,把它举到了跟我视线齐平的位置。

略略思考了下,我心里有了数。

「大橘为重,大橘为重,就叫你旺财吧!」

「咪?」

妖王歪着头,一双乌黑溜圆的眼睛茫然看着我。

我敲了它给脑瓜崩:「别卖萌,我为了你飞了几十公里,立马变大驮我回去!」

「咪!」

妖王应声,身子抖了抖,瞬间变回了原型。

不得不说。

真大!

20

「妖王来了!妖王来了!!!」

旺财一拍翅膀,我俩就回了大比现场。

不等我露头,下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有撕心裂肺尖叫的,有慌不择路逃跑的,还有——

「妖物!我今日定要替我师弟报仇!」

我那缺心眼儿的大师兄,明知道打不过,还得想要跟妖王硬刚的。

结果,旺财没控制住一个喷嚏。

直接把大师兄吹了个后空翻旋体1080度。

然后「啪叽」一声,拍到地上摔成了张摊煎饼。

「大师兄!」

眼见大师兄还要往上冲,未免他成为被旺财逗的耗子,我忙从旺财脑袋上探出头来跟他保平安。

「你别急,我没事儿!」

「师——」

大师兄呆滞片刻,紧接着瞳孔瞬间放大,颤颤巍巍举起手,结结巴巴开了口。

「你你你你你,真真真真真,收收收收收服了妖王????」

我呼噜了把旺财脑袋上的软毛:「对呀。」

霎时间。

整个大比现场,陷入一片死寂。

再下一刻。

修人们暴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欢呼声。

21

「老祖!」

「老祖!」

「老祖!」

乱七八糟喊了一会儿,我眼睁睁听着,他们不知怎么就喊起了整齐划一的口号。

我:「……」

神他妈老祖!

「旺财,给我吓唬他们一下!」

我揪着旺财耳朵下令。

「吼!」

旺财立马怒吼一声,打断了地面整齐划一的口号。

我爬到旺财头顶站好,睥睨地面修人。

「别叫我老祖,叫我圣尊大人!」

反正他们梯子都摆着儿了,我不用,反倒辜负了他们的一片心意。

虽然,自己这么喊出来,多少是有点儿羞耻。

但没关系!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还好,常年将冷笑话的修人们,对尴尬的承受度,显然不是我能轻易窥破的。

他们就那么丝滑的,高声齐呼起来:

「圣尊!」

「圣尊!」

「圣尊!」

这其中,尤以大师兄以及我天玄门弟子,喊得最带劲儿。

几乎都要喊破喉咙了。

22

「圣尊大人,」我刚从旺财脑袋上滑下来,就凑过来了个橘皮脸老头:「您可愿莅临我望阙宗。」

「远点说话!」

我心理承受能力弱,可受不得这种「惊喜」。

老头听话的往后退了几步,依旧笑得格外讨好地看着我。

我挑眉扫了他一眼。

望阙宗啊。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来我天玄宗找麻烦的六大宗门,领头的就是他望阙宗。

那个黑脸长老,在他们宗门里,地位好像还挺高?

「不了,我觉得天玄宗就挺好,亲切,热烈,活动,可爱。」

友好拒绝了望阙宗掌门。

我一扭头,就对上了眼泪汪汪的大师兄。

不是我说。

我这大师兄是不是有点儿太爱哭了?

「可您这样的当世大能,留在天玄宗那样的地方,实在——」

「吼!」

不等他继续踩天玄宗,旺财就在我的试一下,冲着他发出一声咆哮。

被喷了满脸妖王口水的望阙宗掌门。

抹了把脸,落寞离开了。

就刚刚邀请我加入的那几家宗门。

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当初去天玄宗找我麻烦的。

我不找他们秋后算账,就已经很宽容了。

他们居然还想着到我跟前来踩一捧一?

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23

打发走了各大宗门献殷情的修人,我就指使着旺财,驮着我们师兄弟几个,回了天玄宗。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天玄宗虽然软件不行,硬件够呛,但架不住这儿气氛好。

回了宗门。

正好掌门结束闭关重回人间。

「圣尊大人!」

一看见我,掌门那小眼儿噌的一亮,好像脚蹬风火轮似的冲了过来。

「多亏圣尊大人点拨,小老儿已经突破金丹后期了!」

闭关前,还一口一个老夫。

出了关,就变成小老儿了。

天玄宗掌门能屈能伸,果然能处。

我微微一笑:「掌门客气,举口之劳而已。」

掌门激动得好像快打起摆子了一样:「有圣尊大人在,我们天玄宗重返修真界第一宗门,指日可待!」

好嘛,这小老头儿志向还挺高。

但不管他的征途是重振雄风还是星辰大海。

大比结束后,我就在宗门内,过上了三天遛灵器,两天逗妖王的咸鱼生活。

24

各大宗门虽然被我打发走了。

但为了跟我拉近关系,他们开始了孜孜不倦的送礼。

灵石、灵器、丹药、古籍……

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送不出的。

看着堆了满桌子的宝贝。

我一时有些无语凝噎。

这些人,到底还有没有点儿大宗门的自尊自爱了?

「圣尊大人,这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置?」

大师兄小心翼翼看着我,一副担心我随时跑路的样子。

我刚想打趣他两句,忽然想起,天玄门之所以没落,就是因为宗门中,除了那百十来个虽然强大,但始终没有修人能够与之结契的灵器,还有那些没什么乱用的秘籍之外,其它宝贝早在百年前那次跟魔界的大战中,被扫荡一空了。

「这些东西,与我而言早没什么用了,师兄拿去分给门中弟子吧。」

上一刻还谨慎戒备的大师兄。

听到我这话之后,双眼顿时迸射出如有实质的亮光。

「好好好!」

他一点疯狂点头,一边将满桌子宝贝扫进储物袋:「那我就先替门中弟子,谢圣尊大人赏赐了!」

我:「……」

倒也不必用「赏赐」这样的词。

都是同门同宗的,有脏大家一起分嘛。

25

各大宗门的礼物,源源不断送了整整三个月。

突然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没有任何征兆的停了。

「这是想通了?不继续当冤大头了?」

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

大师兄就一脸惊恐冲进我的小院:「圣尊大人,魔族大举来犯,眼下已经有三家宗门被灭门了,掌门让我请您去议事厅,与各大宗门商议对策。」

我眉头一皱,给他倒了杯茶让他喘了口气,才说:「师兄别急,慢慢说。」

「不能不急啊!」

大师兄一口闷了滚烫的茶,火急火燎道:「圣尊大人快与我来吧!」

行吧。

看来咸鱼了三个月的我,到底还是不能继续躺平了。

我到议事厅时,里面已经坐了满满当当的修人。

厅中那张,原本应该属于掌门的椅子,此时空荡荡的,显然是预留给了我。

「见过圣尊大人!」

小时候去公园“打气球”,他百发百中;今年春节期间,他“距离七八米远”,一“枪”击中爷爷手上的烟头。近日,蚌埠市10岁小男孩王璟昊成为“网红”,他是蚌埠射击队年龄最小的一个。在教练的眼里,这位小队员除了天赋之外,还十分勤奋,“一坐就是两个小时练大靶”。王景浩的父亲王鑫告诉记者,他支持孩子成为射击运动员,孩子自己也希望通过射击实现梦想,“为国争光”。

10岁男孩加入专业射击队

日前,一则视频新闻引起众多网友关注。蚌埠市射击队一名10岁队员王璟昊,因为在游乐场打气球百发百中对射击有了兴趣,毅然来到专业队伍训练。近日,记者联系上了其教练王建成。据了解,王璟昊才加入蚌埠射击队时间不长,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在此期间,小璟昊表现出了在射击上的天赋,虽然练习射击时间不长,但其成绩在同龄队员中排名中等偏上。

“天赋是次要的,勤奋更为重要。”王建成更看中了王璟昊的勤奋。据悉,孩子今年上学校四年级,平时作业比较多,只有周末才有时间来射击队训练。“其他孩子也许练个半小时就会歇息了,他不会。”对于王璟昊的努力,王建成印象深刻。“有时,我们教练有事离开,没教练监督,他依然在那练习,一坐就是两个小时。”

游戏场“百发百中”令老板“头疼”

说到10岁的儿子参加射击队,父亲王鑫的话语中充满自豪。采访中,王鑫向记者回忆了孩子与射击队结缘的来龙去脉。其实,王璟昊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射击天赋。“他在小学一年级,我们一家去公园玩打气球游戏。”王鑫回忆说,当时孩子嚷嚷着要玩,妻子显然不同意,怕他玩不好。不过很快,小璟昊向母亲证明了自己的“能耐”:“连续打了十几个气球,百发百中。”结果,游乐场老板不干了。

即便在游戏场“百发百中”,王鑫夫妇并未因此意识到儿子在射击方面有突出能力。直到今年春节期间,他给孩子买了一把打水弹的玩具枪。有一天,小璟昊见爷爷在阳台上抽烟,他在七八米开外的地方,拿起玩具枪瞄准,一枪“命中”烟头,把爷爷吓一跳。“当时家里人都以为这是碰巧,又让他试了一次,结果他又再次命中。”

首次正式打靶 多次命中“10环”

王鑫夫妇感觉到了儿子身上的闪光点。正好今年开学,他们学校组织了参观射击队的小记者活动,小璟昊第一次在正规射击场进行了“试训”。虽然是第一次,王璟皓就打出了多个“10环”的成绩,这一成绩也让教练感到了满意。从此之后,王璟昊正式加入蚌埠市射击队,师从王建成。

采访中,王鑫坦承如若孩子在射击上有天赋,能练出来的话,他会支持儿子成为一名射击运动员;而王璟昊本人也表示,希望可以射击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为国争光”。

作者:admin | 分类:手游app游戏网 | 浏览:9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