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认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发布时间:2023-11-09 07:48:01 | 更新时间:51分钟前
手游app游戏网 > 手游app游戏网 > 我竟然认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大家好,我是都妹妹,今天给大家推荐三本穿越小说,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就像在我心中你从未离去也从未改变。

第一本《武映三千道》作者:纯情犀利哥

简介:

许无舟穿越了,惊愕的他发现自己成了上门女婿,不只是公认的废物蛀虫,还在新婚之夜躺在了新娘闺蜜的床上。吃顿饭却误入青楼,清冷的妻子对他失望透顶,老丈人打发他去家族武堂,任他任生任灭。可他却因为穿越,得到了一只破破烂烂需要依靠吞万物才能修复的轮回碗,而每修复一道裂缝就会反馈他力量。吞一块铁,获得一牛之力;吞一块银,境界提升一重;吞一块金,战技修至大成。……于是,许无舟开启了他放荡不羁的人生。

入坑指南:

“哪里来的野狗,你也配?”

许无舟看向豺虎大圣梁少斌,笑着说道。

“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就连大圣武者都毫不例外,全都神色变幻起来。

刚刚豺虎大圣梁少斌的行事是如何血腥,他们是看在眼中的。

若说之前是为了杀人立威,现在豺虎大圣梁少斌完全是沉迷于叶惊仙的美色,想要她来作陪,据为己有。

毕竟美人难得,像叶惊仙这么惊艳绝伦的,更是豺虎大圣梁少斌生平罕见!

他觉得今天不将叶惊仙给就地正法了,都是对不起自己的二弟啊!

有了之前的血腥在前,众人都是觉得许无舟说不定会委曲求全,将叶惊仙的害怕视而不见,拱手让人。

少了美人作伴总比丢了性命要好啊!

谁能想到许无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开口就是骂豺虎大圣梁少斌是野狗,还说他也配……那可是一位大圣武者啊!

大圣第一斩巅峰,距离第二斩亦是不远了!

现在居然被许无舟说是野狗,许无舟他怎么敢的!

“何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豺虎大圣梁少斌好像真的是身怀犬妖血脉?”

有知道豺虎大圣梁少斌底细的大圣武者,不禁想道。

这么说来,许无舟这骂人不就是骂人揭短了吗?

揭一个大圣武者的短……这能讨得到好?

“什么?你说什么?”

果不其然,豺虎大圣梁少斌勃然大怒,道。

他生平最恨就是被人骂做和狗相关的了。

现在许无舟张口就骂他是野狗,这能忍?

“我说这是哪里来的野狗?是不是觉得自己太长命了,来我这里找死?”

许无舟冷笑不已,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本来他看这里圣王大圣很多,想低调行事,看看情况再说。

却不知,这个豺虎大圣梁少斌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还惹到他这里了。

那么他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许无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但是杀人立威什么的,偶尔做一做也是无妨。

“嘶……”

众人见此,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情况啊!

一个圣王武者竟然在问豺虎大圣梁少斌是不是想要找死送死,他是不是忘记自己只是一个圣王武者了?

或是哪一个大圣的子嗣后人,觉得离开了家中长辈,在外面同样可以逍遥自在,都会给他面子?

这是不知道死字是如何写法啊!

“呵呵,虽然是张狂了点,有些不知死活,但是敢这么怼豺虎大圣梁少斌,勇气可嘉啊,毕竟就是我们这些大圣武者,都不敢如此直截了当的揭豺虎大圣梁少斌的短啊!”

“可不就是?这下子是有戏看了……我觉得他很可能会被豺虎大圣梁少斌虐杀至死呢。那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否则我们早就出手教训他了。”

第二本:《极品万岁爷秦云》作者:秦云萧淑妃

简介:

主角:秦云萧淑妃穿越大夏成为皇帝,率先推倒萧淑妃,从此香闺罗帐,醉心三千佳丽。 但权臣当道,国库空虚,异族虎视眈眈的问题接踵而来。 秦云,只好提起屠刀,成为一代暴君!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入坑指南:

入夜,明月高悬。

巍峨的皇宫地板发出阵阵响动,不大不小,像是上千人在齐齐走动。

宣武门驻守禁军顿时一慌!

“快,关城门!”

“快去请郎中令,常大人!”

只见,密密麻麻的有上千士兵出现在宣武门前,如果不是走的极慢,恐怕宣武门的禁军都要放箭了。

常鸿疯狂冲上城头,向下看去,脸色大变。

“林大人,你想要干什么?造反吗!”他大声呵斥。

林长书骑马在最前面,面色如寒星,淡淡道:“少给本相扣这种高帽子,本相是来面见陛下的!”

“陛下龙体抱恙,本相必须要进宫,确保陛下的安全!”

“我以宰相名义,命你立刻开门!否则按谋反罪处理!”

常鸿站在城楼上,目光闪烁,没有下令动手,也没有开城门。

就这样,双方僵持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

陶阳侍卫长,忽然从夜色中出现,偷偷给他传了一句话。

常鸿立刻松口,让人打开宣武门,放了林长书进去。

养心殿。

铁甲声和沉重的脚步声充满了肃杀!

林长书一人走在最前面,意气风发,身后跟着大批持刀的官兵。

按照律法,他已经犯了重罪。

可他却丝毫不在乎!

“陛下,臣林长书,求见!”

他朗声冲寝宫中大喊。

喜公公一脸惶恐的走出来:“宰相大人,陛下龙体不适,不能起床,还望…”

“滚!”

林长书一声怒吼,然后一脚踹飞了喜公公。

他不是鲁莽之人,但重病的天子就在眼前,他又怎么忍得住这个诱惑?!

只要控制住垂死的天子,那么这个朝廷还不是他这个宰相说了算?

“宰相大人,宰相大人!”

“不要啊,陛下正在休息!”

太监宫女求饶,却无法拦住林长书的步伐!

一队士兵跟着他涌了进去,剩下近千人则包围了整个养心殿。

秦云躺在龙床上,有珠帘格挡。

“陛下!”

林长书额头有些汗水,紧张还是紧张的。

“陛下,臣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实在是事出紧急!”

秦云虚弱至极,一边咳嗽,一边挣扎着坐起来,不悦道:“哼,林长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派兵闯朕寝宫!”

“是何居心?”

林长书见他病入膏肓的样子,心中一喜,拱手道:“陛下,臣没有其他意思,此次带兵进来,是怕陛下龙体抱恙,被有心人挟持。”

“所以特地调兵进来,保护圣上。”

秦云隔着珠帘被人搀扶坐了起来,不悦道:“朕没被任何人挟持,带人退下吧。”

林长书的喉结滚动,抬起头目不转睛的打量了秦云几眼,确定了他连行动都要人服侍。

顿时,心中更是大胆。

“陛下,还请恕罪,臣暂时不能走,臣要等到您身体无恙再走。”

秦云:“放肆,咳咳咳…”

他剧烈咳嗽,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染血白帕。

林长书看见血之后,双眼冒出一道光!

一不做二不休,咬牙道:“陛下,您生了这么重的病,朝堂早已经震荡不止,各种风言风语都在流传,不如您好好养身体吧。”

“请陛下下一道御旨,将朝中大事交于臣来处理!臣保证,会稳定现如今朝堂动荡之势!”

他说话的声音都略带颤音,是激动,又是紧张。

“朕要是不呢?”秦云冷冷说道,然后冲殿外大喊:“来人!”

林长书不屑一笑,朝中大权尽在己方,皇宫中这些禁军兵力和将领,有谁敢跟他对着干?

他看了看四下,除了自己人,也没什么大臣在此了。

他缓缓站了起来,看着珠帘内的秦云,眼神中不再有尊敬与惶恐,反而透出一抹兴奋。

“陛下,您不用再喊了,皇宫那些酒囊饭袋都是靠不住的。”

“臣带了两千精兵强将来,可以保护您的安全,还请您下旨吧!”

他将两千精兵强将咬的很死,透出了丝丝威胁的意思。

秦云不显慌张,淡淡道:“你是想要谋反,夺政吗?”

林长书已经走出这一步,也不在意秦云出奇的镇定,反而越走越远道:“陛下,还请您配合一些吧。”

“您已重病垂死,治不了朝纲了。”

秦云冷笑,竟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声音拔高,毫无虚弱之感:“是吗?!”

林长书脸色骤变,怎么回事?

他慌乱了那么一瞬,然后想到自己已经控制住养心殿了,便豁出去了,目光阴狠道:“陛下,我不管你是装病还是没病,现如今你已经拱手阶下囚了。”

“下旨吧!否则别怪臣不讲情面了!”

“哼,乱臣贼子!”

秦云一步迈出,双眼炯炯有神,哪里有什么虚弱和病态,一切都是装的。

林长书接触到他的锐利双眸,心提了起来。

“动手!”

秦云二话不说,直接呵斥一声!

只见,养心殿的正堂之中,忽然出现两队禁军,是由陶阳统领的侍卫,立刻围住了林长书的那一队人。

再然后,影卫的数道身影出现,巩固在了秦云四周。

一时间,情况急转直下。

林长书眼中有些慌乱,但他没有束手就擒。

“右大营何在!”

他大吼一声,冲着殿外去的。

可奇怪的是,外面两千人士兵,没有半点声响。

那一刻,林长书的脸色煞白!

心中一个不好的念头冒了出来,妈的,好像不对劲啊?难不成,出事了?!

秦云冷笑连连的看着他,不屑道:“狗东西,朕不放你进来,你连宣武门都越不过!”

“你以为进来的只有你这一股部队吗?从你进入养心殿,外面的人估计就已经投降了。”

“不,不可能!”

林长书情绪失控,道:“我带来的是右大营精锐,不可能一声不吭就没了!”

秦云表情戏谑:“你不调右大营的军队,兴许还有点机会,可你偏偏要调右大营的军队!”

“啪啪!”

秦云拍了拍手掌。

殿外,走进来一个人,身高七尺,长相普通,却十分魁梧,龙骧虎步的提着一个滴血的脑袋进来。

他正是贺修!

砰!

他随手将脑袋往林长书面前一扔,林长书的脸色苍白,几个踉跄差点摔倒!

完了,一切都完了!

被砍头的是这次右大营的一个将领,名叫马龙,他被砍头,说明两千军士多半完了。

第三本:《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作者:三个皮蛋

简介:

穿越后的钟文被一个小萝莉捡回了只有女弟子的飘花宫;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功法、灵技、知识统统来自上古;于是,研究看不懂的上古文字,成了时代的潮流、身份地位的象征;偶然的一次机会,翻开一本由上古神文写成的书;他惊讶地发现.....

入坑指南:

钟文这些天有点郁闷。

本以为展现了惊人厨艺,征服了飘花宫上下的胃,就可以像小说主人公那样虎躯一震,被美女们纷纷爱上。

林芝韵确实爱上了他做的饭,看向他的目光之中也多了一丝好感。

然而,作为一个老灵魂,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分辨出这种好感并非爱慕之情,而更多的像是一位长辈对于晚辈的欣赏。

我想睡你,你却想当我的长辈?

忍不了,忍不了。

于是,当他看见林宫主在扫地的时候,便自告奋勇地冲上前去抢过了美人手中的扫把。

“我爱扫地,扫地使我快乐!”他大声宣言。

林芝韵拗不过他,离开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神怪怪的,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

潜台词大约是:这孩子受伤以后,丢失的也许不只是一部分记忆,还有一点智商……

怎样才能让她喜欢上我呢?

钟文一边扫着地上的落叶,一边苦苦思索。

其实,抢夺扫把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特别羡慕“扫地僧”这种职业,平时毫无存在感,到了关键时刻出来大发神威一掌拍死一个敌方BOSS,装,逼到了这个地步,想想都觉得爽歪歪。

当然,不要说敌方BOSS,以他目前人轮三层的修为,就是在飘花宫里,也没有一个是他能够轻松拍死的。

昨天和林小蝶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说起,他才知道,这个每天缠着他讲故事小萝莉,居然也是人轮三层。

总而言之,无论是追求女神,还是成为扫地僧,对他来说都还任重道远。

扫着扫着,想到前路漫漫,他忍不住停了下来,抬头仰望天空,在炎炎夏日的大白天里摆出一副举头望明月的骚姿。

正在这时候,门口进来了两个女人。

打量着来人,钟文发自内心地赞美起了这个世界。

走在前头的是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红衣女子,身上散发着一股富家千金的高贵气质,容貌绝美,即便和女神林芝韵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而更让人在意的是,透过红色裙子上开着的斜口,可以看见一对雪白圆润的大长腿,蹬着一双精致的长筒靴,性感而又俏皮。

这双腿,我…某些人可以玩一年,这是钟文的内心独白。

走在后头的那一位,感觉年龄稍稍大一些,面容被纱巾遮住,无法看清,然而青色布衣掩盖下的火辣身段,却能够引发无限的遐想。

“两位是…?”钟文见四周无人,便自告奋勇承担起了接待任务,毕竟他对于来客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好奇。

“阁下是谁?这里不是飘花宫么?怎么会有男人?”几乎同时,对方居然反客为主,樱桃小嘴连珠炮似地吐出一串问题。

若对面是金员外,钟文早就把扫帚扔到他脸上,来一句关你鸟事。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的小说推荐就到这了,如果有另外喜欢的小说,可以在评论区或私信里联系我,感谢大家们的支持!!

平日里和飘花宫众人闲聊的时候,钟文便听说过这个世界有“灵兽”一说,当然并不是什么仙兽圣兽之类具有神通的奇异存在,只不过山野之中灵力充沛,一些普通禽兽类在这样优越的环境里生活得久了,偶尔会发生变异,开启灵智,身体素质也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据说在大乾帝国的西岐省,便有一个专门以驯养和御使灵兽闻名的“幻兽宗”,门中弟子每人都会驯养自己的专属灵兽,战斗之时人兽配合,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实力。

看着眼前嘶来吼去的白虎和巨鹰,钟文脑中不免浮现出“灵兽”的字眼,实在是这对凶禽猛兽太过威武霸气,远非普通山中野兽可比。

想要坐看双方展开厮杀,好渔翁得利的钟文等了老半天,却见两边只是吵嘴,并不动手,不免感到有些无趣。

它们吵得这么激烈,到底在说些啥?

要是能够听懂它们在说些什么就好了。

他忍不住想道。

正在此时,他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在“新华藏经阁”中曾经抽签获得的一本杂学类书籍:《兽语大全》。

当时钟文抽到此书十分失望,直接扔在脑中书架的角落里,连翻都懒得翻一下,如今看见眼前的灵兽,他心有所感,立即闭上眼睛,将意识沉浸到书本之中。

刹那间,一段段艰深拗口的句子从眼前闪过,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本《兽语大全》中的内容已经被他牢牢掌握,熟记于心。

再听眼前两头灵兽的对话,钟文在度过了最初的适应阶段之后,渐渐能够明白其中的内容,听了一会,他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猫科动物和禽鸟类的语言体系并不相通,这一虎一鹰看似吵了半天,双方却根本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整段对话前言不搭后语,一个说“你知道我是谁么?”,另一个却说“我先来的。”一个说“你给我滚远点。”另一个又说“大的一朵归我。”,完全是鸡同鸭讲,难怪吵了半天也没打起来。

“噗嗤!”钟文实在没忍住,发出了一声轻笑。

两头灵兽耳聪目明,瞬间发现了躲在暗处的钟文,纷纷露出戒备的神色,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发出怒吼声和尖唳声。

钟文见暴露了踪迹,只好现出身形,尴尬地运用新学会的兽语和一虎一鹰分别打起了招呼。

“虎兄,晚上好!”

“鹰兄,晚上好!”

“你是谁?在这里干嘛?还有,人家是女孩子,为什么叫我虎兄?”

“我是母的,干嘛叫我鹰兄?还有你这个两脚兽怎么会讲人家的语言?”

钟文:“.…..”

感情这飘花宫周围,连动物也都是雌性……

钟文耐心解释道:“失敬失敬,虎姐姐好,鹰姐姐好,在下钟文,乃是住在这前山上的人类,今天晚上出来散步,听见两位声音,特地过来看看,不知两位因何争吵?”

也许是语言相通的关系,两头灵兽对于钟文的态度都缓和了不少,纷纷开始讲述其自己如何先看见了这朵“靛姬芳华”,对方又如何厚颜无耻地和自己争抢。

“这边有两朵‘靛姬芳华’,两位各取一朵便是,何须争吵?”钟文此时也熄了当渔翁的心思,干脆做起了和事佬。

“各取一朵可以,但是我要那朵大的。”白虎道。

“大的归我,小的可以让给这头大猫。”巨鹰道。

钟文两头翻译,却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争吵半天,眼看着双方隐隐又有要打起来的趋势。

“这朵大的和旁边那朵小的,对你们而言真的有那么大差别么?”钟文忍不住好奇道。

“吃了这朵大的,我感觉实力可以更进一步,小的就差一点。”白虎道。

“我有种感觉,只要吃下这朵大的,我就会变得更强壮,那朵小的不行。”巨鹰道。

钟文跑到两朵“靛姬芳华”边上仔细观看了半晌。

大的一朵,大约长了三千多年,而小的那朵年份则不到两千五百。

他心中有了粗略的估算。

两头灵兽见他靠近“靛姬芳华”,纷纷摆出了攻击的架势,怕他心生贪念,抢夺灵花。

“两位且先息怒,听我一言,若是真的打起来,两位姐姐俱是实力高强,即便胜出的一方也要付出惨痛代价。”却听钟文忽然用两种语言说道,“这件事情不如就交给小弟我来办吧。”

“你待如何?”两头灵兽异口同声道。

“这两朵‘靛姬芳华’的年份分别在三千年和两千五百年左右,其实相差并不很远。”钟文仔细地组织语句,“小弟粗通种植之术,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把这朵小的靛姬芳华年份也提升到三千年,到时候两位一人一朵,皆大欢喜,岂不快哉?”

“你能办得到?”白虎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信!”巨鹰则直接表现出对他的不信任。

“办得到办不到,这两日就见分晓,两位就算要打,也不急在一时啊。”钟文好言劝道,“你们可以在这里守着,三日之内,要是我没有办法将这朵小的‘靛姬芳华’提升年份,到时候你们爱干嘛干嘛,我再也不管了,如何?”

一鹰一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脑中思索着钟文的提议是否可行。

良久,巨鹰才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见巨鹰点头,白虎便也认可了钟文的方案。

“三日为限!”两头灵兽和钟文做了约定,“若是三日之内你做不到,我们就不等了。”

“一言为定!”钟文见成功劝说了两头强大的灵兽,心头也不免有些高兴。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与动物交谈对钟文来说都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在回飘花宫的路上,他还是感到兴奋不已。

回到房间,钟文自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颗米白色的圆珠。

只见这枚圆珠约莫乒乓球大小,通体散发出晶莹而柔和的淡淡光芒。

正是钟文取自药王谷灵晶库三楼的那枚珍贵宝珠。

当时他并不晓得这枚珠子的用途,直到后来翻阅了药王谷副谷主的种植手札,才知道这件宝物的珍贵程度,便是整座灵晶库里所有的灵晶与灵晶核加起来,也是远远不及。

宝物名为“太岁珠”,根据副谷主所述,乃是天地初生之时便存在于世间的先天灵物,只要将其浸在水中,然后再用泡过‘太岁珠’的水去浇灌植物,就可以大大加快植物的生长速度。

据说这位副谷主曾经借助“太岁珠”的力量,培育出一株百万年灵芝,更是用这颗灵芝炼制的丹药,硬生生将一位天轮修炼者,直接推到了近乎圣人的高度。

钟文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瓦罐,将“太岁珠”浸泡其中,随后将瓦罐小心翼翼地放到床底下。

他其实更愿意将瓦罐保存在储物戒指之中,然而戒指内部的空间里时间并不流转,他也吃不准“太岁珠”的浸泡效果是否会受到影响。

“笃笃笃!”刚刚摆好罐子,外头便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房门,只见一道俏丽的身影站在门口,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他,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和钦佩。

“婷婷。”钟文看着换了一身白衣,脸色略显憔悴的郑玥婷,只觉向来爽朗活泼的女侠在这一刻显得冰肌弱骨,楚楚可怜,别有一番娇媚动人的韵味,忍不住柔声道,“怎么不好好躺着休息?”

“钟文,事情的经过上官姐姐已经告诉我了,你救了我全家人的性命,真不知该如何感激才是,请受玥婷一拜。”郑玥婷说着,居然想要向他下跪。

“使不得使不得!”钟文连忙上前一把扶住妹子娇弱的身躯,只觉入手一片柔软,鼻端传来一股淡淡的少女幽香,“我们不是朋友么,朋友有难,出手相助,岂非天经地义的事?你这样子见外,莫非是觉得我这个人不值得深交?”

听得钟文拿自己当初的话语来对付自己,郑玥婷被逗得“噗嗤”一笑,脸上颓色尽扫,娇艳的红唇微微上扬,竟是无比的美艳动人。

“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的恩情,我会牢牢记在心里。”郑玥婷毕竟是个爽快的性子,很快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日后但凡有用得到我郑玥婷的地方,只管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那是自然,我这个人最不懂得客气,你可要做好随时被我使唤的准备咯。”钟文笑着调侃了几句,好容易劝得妹子回房间休息。

才关上门,正打算躺上床歇息,却又听得“笃笃笃”的敲门声传来。

再打开门,这次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白衣飘飘,娟丽无双的知性美女。

宁洁一双秋水般的美眸幽幽地望着他:“钟兄弟,可不可以向你讨教一些神文学方面的问题?”

大晚上的不断有美女来找我,本该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然而,为什么总感觉跟想象中香艳的场景,有些不一样呢?

钟文头疼地想着 ……

作者:admin | 分类:手游app游戏网 | 浏览:18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