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晓嫣与小说王渊

发布时间:2024-04-20 13:30:08 | 更新时间:3分钟前
手游app游戏网 > 手游app游戏网 > 小说王晓嫣与小说王渊

 沈笑要转学了,转到京市临中,从小县城转过去。

  机场里,美人身着洁白的连衣长裙,束腰的设计,掐出她过分纤细的腰肢。

  前来送她的人,除了同班同学,还有其他班级她不认识的人。

  没办法,谁让沈笑是全校女神呢,优秀漂亮又温柔,大家都喜欢她,不仅男生喜欢,女生也架不住她的美颜攻势。

  沈笑无奈地和好友们一一道别,踏上飞往京市的飞机。

  坐在飞机上,沈笑想起意外发生之时,丈夫的坦白,眼底泛着晶莹的泪水,唇角却扬着笑,她没想到,她还能再重来一次,万幸,他还活着。

  这一笑,如海棠花绽放,绝美惊艳,让一旁的乘客看痴了。

  沈笑和韩策是娃娃亲,是爷爷一辈定下的亲事。

  但是两家父母没有强求她和韩策,只是希望她能和韩策多多相处,看能不能处出感情,能,自然最好,不能,也不会勉强。

  当初的她,对他一见钟情,追了他五年。

  婚后狗东西喝醉了,才和她坦言,其实和她一样,他早对她一见钟情,不过是死傲娇不愿意承认而已。

  现在回想,以他那桀骜不驯的性格,要是真的不喜欢她,哪里会容忍她的各种亲近。

  要不是他一直对她好,她的自尊心又怎么会容许自己追求一个男人五年。

  迫不及待想要见到韩策的沈笑,在机场里等了一会儿,终于听见她心心念念的声音。

  “啧,沈笑?娃娃亲?什么年代了,小爷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娶她。”

  那声音慵懒至极,低沉的嗓音磁性撩人,麻酥酥的,还有着少年人的张扬。

  沈笑坐在椅子上,侧眸,看到了不远身高腿长的男生。

  黑色骷髅t恤,黑色宽松牛仔裤,细碎的额发被白色的发带撑开,还是如记忆中那般帅气张扬。

  沈笑握着拳头,扭回头,努力保持微笑,手里的包包被掐出了指甲印。

  狗东西,她倒是不知道,当初的他,居然说过这些话,难道这就是他死傲娇五年的理由?

  正准备整理情绪,告诉自己这是疼她爱她的人,要忍住。

  下一秒,和他一起来的朋友问他:“喂,韩策,话可别说这么满,万一你真的喜欢上你的娃娃亲对象呢?”

  韩策这人怼天怼地怼空气,最不喜欢被束缚。

  不管对方多好,这娃娃亲身份一出来,他绝不可能喜欢上对方,天下女人又不是死绝了,干嘛想不开,非要挑个老一辈安排的对象。

  当即嗤笑一声:“想那么多,你不累吗?还喜欢上她?你当我傻呀,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不过这人怎么还不出来?”

  舒明笑出声:“怎么不可能,要是沈笑是个超级大美人,你也不喜欢吗?”

  沈笑住在离城,据说那里紫外线极强,基本上大部分人肤色偏黑,想都知道,那丫头肯定黑不溜丢的,还大美人?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用手肘捅了捅好友的肚子:“把牌子举高一点儿,咱到处晃悠晃悠。”

  牌子上,写着沈笑的大名。

  沈笑的笑容更灿烂了,很好,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是吧?

  呵呵……

  这次,她不追了。

  不摁着他的头让他当众承认喜欢她,她绝不认输。

  提起她的帆布包,沈笑扭头就走。

  沈笑走了,韩策自然没接到她,他是个没耐心的人,等了十分钟没见到人过来找,直接带着几个兄弟回去打游戏了。

  沈笑则去了韩家。

  和记忆中一样,韩妈妈对她很热情。

  “呀,慧慧可真会养,瞧把咱们笑笑养得这么水灵。”

  “阿姨说笑了。”

  沈笑温和地回复。

  韩妈妈瞧着眼前冰肌玉骨,唇红齿白的丫头,打心眼儿里喜欢,她可是颜控,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她还是第一次见。

  之前公公说要把韩策的娃娃亲对象接来家里住,和韩策培养感情时,她还不太乐意。

  现在……满心都是欢喜。

  “笑笑,韩策去接你了,你没看见他吧?阿姨马上给韩策打电话,让他回来。”

  沈笑笑着点头。

  韩妈妈躲到二楼去给韩策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听见里面传来游戏的声音。

  还有舒明的喊声:“韩哥,快呀,快给我灭了对面那孙子,他挑衅我。”

  韩妈妈气到爆炸:“韩策,让你去接笑笑,你怎么回事,居然跑去打游戏,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没去?”

  韩策去了,但是他没耐心等,反正没接到人,他妈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他懒得反驳:“昂,没去。”

  韩妈妈:“……”

  儿子是亲的,忍住!

  “那你赶紧回来,笑笑已经到家了,入学手续也办好了,跟你一个班,明天你带沈笑去学校。”

  听着对面母老虎刻意压低的咆哮,韩策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他妈真是为了让他和沈笑培养感情,无所不用极其。

  临中是京市最好的高中,他在的班级,又是临中最好的班级,贸然把人家转到一班去,也不怕人家跟不上。

  他用一秒来同情沈笑的遭遇,下一秒,无情地回道:“我还有事,你找别人带她去,我今晚在舒明家,不回去了,拜拜。”

  电话被挂断,老母亲差点被气得原地升天。

  什么事,不就是玩游戏吗?

  以为她不知道?

  没办法把韩策拉回来,韩妈妈感到很抱歉,还帮着韩策扯了个谎,说他有重要的事。

  沈笑笑着说没关系。

  小姑娘生得水灵又漂亮,这一笑,晃得韩妈妈这颗老母亲的心直呼受不住,哎哟,怎么会有这么好看又懂事的孩子!

  这都是别人家的!

  不对,也可以变成她们家的。

  她热情地带沈笑去参观她的房间,至于她的衣服,沈妈妈已经提前给她打包送过来了,正安静地放在衣柜里。

  纤长的手指,如葱根白嫩漂亮,指尖一一划过衣柜里的衣服,沈笑挑了一套清新果绿的吊带长裙,以及一件白色透明纱衣。

  明天就穿这个好了。

  绝美小仙女露出焉儿坏的笑容,狗东西,一辈子不喜欢她是吗?

  熟知他一切审美点的沈笑,已经想好要怎么折腾她的狗东西了!

  撩他,对他好,然后,坚决不承认喜欢他!

  呵呵……

  女人在记仇这方面的本事,绝对不会太弱。 第二天一早,沈笑早早地起床,洗漱之后,看着镜子里美得冒泡的自己,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胶原蛋白满满的感觉,真棒。

  她特意把自己打扮成最戳韩策心窝子的模样。

  如墨青丝披在腰间,上面编出几条细小的小辫子,贴着散开的长发,辫子最下方打结处,卡着指甲盖大小的小白花。

  镜子里的沈笑清纯可人,却又不是邻家小妹的长相,精致漂亮得过分。

  门外传来敲门声,韩妈妈在外面温柔地喊道:“笑笑,起床了,今天阿姨带你去学校报到。”

  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了,原本是打算让韩策带沈笑过去的,结果韩策一天都没回家。

  “来了。”沈笑扬起笑容,浅笑着过去把门拉开。

  曾经有人这么评价过沈笑,不笑时,绝美骄矜,如山巅雪莲,高不可攀,她一笑,如昙花绽放,美得惊心动魄,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明媚起来。

  一大早就受到这样的美颜暴击,韩妈妈表示心脏有些受不住。

  看着女孩白净得过分的小脸,韩妈妈给羡慕坏了,人家怎么养的孩子,怎么就这么水灵呢?

  知道韩妈妈要带她去学校,沈笑拒绝了,韩妈妈以为她是怕太高调不好意思,也就没强求,只让司机送沈笑去学校附近。

  下了车,沈笑礼貌地跟司机道谢:“谢谢李叔叔。”

  李叔叔也笑着和沈笑说了声再见。

  等司机走远后,沈笑脸上温和的天使笑收敛起来,变成了焉儿坏的笑容。

  啧啧,让她来猜猜,韩策这个时候,会从哪里赶过来?

  记得上辈子她到京市后,他最喜欢跟舒明几人一起打游戏,每天早上都踩点,他应该会从学校后面的小巷子急急忙忙赶着翻墙。

  于是,沈笑毫不犹豫去了学校后面的巷子。

  从正门口路过时,学校里的学生惊艳地看着走过去的沈笑,甚至有人偷偷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沈笑听到咔嚓一声,回过头。

  身后是两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其中一个正拿着手机对准她。

  恰好她回头,拍到了她的正脸。

  拿手机的男生明显愣了一下,沈笑就在几米远的位置,对上那张漂亮的脸蛋,男生脸一下子红了。

  沈笑漾开笑容:“同学,偷拍是不礼貌的行为哦。”

  甜甜的嗓音,绝美的笑颜,当沈笑对着男生笑的那一瞬间,男生感觉头顶有烟花炸开。

  他脸色涨得通红,哆嗦地拿着手机:“抱,抱歉,我马上删掉。”

  “谢谢。”

  沈笑走后,男生和好友对视一眼,两脸激动。

  “这是哪个学校的女生,完了,想要她联系方式。”

  沈笑来到韩策经常翻墙的小巷子,靠在墙壁上等待。

  早晨的空气还不错,一如她现在的心情。

  等了二十多分钟后,拐角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舒明大喘气的声音。

  “韩哥,等等我……”

  沈笑嘴角的笑加深,走到拐角处,如愿听到韩策嫌弃的声音:“你平时就不能多锻炼一下?”

  脚步声近了,沈笑摆好姿势,心里默数:三、二、一,来了。

  她立刻往后一小步。

  韩策一边回头跟舒明说话,一边往前冲,绕过拐角时,忽然撞到了什么东西,然后一声浅浅的呼声传到他耳边,带着清新的糖果味。

  他猛地回头。

  沈笑被韩策撞得几乎转了半个圈,长发飞扬到空中,也跟着转了半个圈,拉出优美的弧线。

  “小心。”韩策伸手去拉对方。

  原本背对着他的沈笑,被他撞到肩膀,转了半个圈,刚好转过来面对着他,韩策及时扶住了她的腰。

  沈笑心想,ok,完美,真是偶像剧一般的相遇呢。

  韩策愣愣地看着惊慌失措转过身的女孩,一时间被惊艳得忘了反应。

  女孩在他怀中,微微仰着头,露出修长白皙的天鹅颈,如墨青丝衬得她小脸越发雪白,可那红唇,却红润得惹眼。

  什么叫做美色惑人?

  韩策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女孩。

  心脏忽然剧烈跳动了几下,他喉结下意识滚动。

  沈笑清晰地看见了韩策的变化。

  以她对他的了解,狗东西果然对她见色起意了。

  心机笑在他怀中,不安地颤了一下眼眸,水光莹润的眼眸无辜地看着他,像是害怕极了。

  舒明终于追上了韩策,看见韩策抱着一个女孩,“卧槽”一声。

  韩策回过神,赶紧松开沈笑。

  大概跑了很久,他高挺的鼻梁上还有细细密密的汗珠。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回过神的韩策,恢复了那幅高冷样。

  表情变化十分迅速。

  要不是沈笑刻意观察他,还真发现不了他小小的变化。

  她紧握着书包带:“我没事。”

  嗓音又软又甜,丝丝缕缕入侵韩策的心。

  旁边的舒明看得目瞪口呆,草,美女,好极品的美女。

  他可,他太可了。

  可惜等他回过神来,沈笑已经走了。

  “喂,韩哥,那美女是谁?”他一把勾住韩策的肩膀,一脸兴趣。

  韩策睨了一眼沈笑的背影,浅淡的果绿色及踝长裙,走动间漾开裙摆,长发披在腰间,那轻轻晃动的小白花,像是开在了韩策的心口。

  一个长在韩策心坎上的女孩。

  舌尖抵住腮帮,韩策手肘一个用力,顶在舒明的胸口:“关你屁事。”

  他忽然不急了,单手把书包甩在后背,慢条斯理地跟在沈笑后面。

  舒明被顶得咳了一声,捂着胸口喊道:“喂,阿策,你不翻墙了?”

  “不翻。”

  丢下两个字,韩策保持着能看见沈笑背影的情况下跟着走。

  沈笑拿出手机,借着整理自己头发的时候,看到了跟在后面亦步亦趋的韩策,见这人不翻墙了,她眼底的笑溢出眼眶。

  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他对她一见钟情。www.jieshengit.com

  再来一次,还是一样。

  舒明被迫跟着韩策一起。

  当韩策看见沈笑走进临中校门时,心里好像有烟花在绽放,是转校生吗?

  毕竟这么漂亮的女孩,要是临中的,早就传开了。

  他站在校门不远处,阳光洒落下来,遮住了他眼底的笑意。

  韩策舔了一下唇,唇角漾开一抹弧度。

  他努力绷住,快步走上去。

  学校门口,门卫大叔伸手拦住了他和舒明的去路:“同学,你们迟到了,记下班级号和名字再走。”

  门卫拦着的这几分钟,韩策的视线里已经看不见沈笑了,他忽然觉得门卫很碍眼。

  不耐地在表格上写了名字和班级,快步追过去。

  舒明正要签字,看见韩策写的名字,顿时卧槽一声。

  只见表格上写着,三(1)班,舒明。

  他无语问天,这狗比,过分了!

  在门卫大叔的注视下,舒明写下了韩策的名字。

  大家都是兄弟,谁还不会丢黑锅了。

哈喽,哈喽,又到今天的推荐小说的时间啦,番茄可看的哦

第一本:《寒门败家子》历史,连载195万字

简介:

又名《回到古代搞工厂》,主角:王渊,李诗涵; 穿越到古代寒门,家里一穷二白,王渊却开始败家了! 红糖里面淋泥巴、猪油里面加石灰水,官盐倒入池塘里,官酒放到锅里煮、火烧活牛尾巴、见到乞丐就发钱…………这些千奇百怪败家法门,让大业皇族、门阀、世家、豪绅坐不住了,因为一路败家的王渊,竟然越败家越有钱,不仅成了天下最大的富豪,连天下都快成这个寒门败家子的了!

入坑指南:

“收起来!”

  看也不看金银,王渊起身摆手:“钱货两清,告辞!”

  大虎抱起钱箱子,赵清荷、王四海跟在后面!

  “王兄弟,且慢!”

  周掌柜追着问道:“这水晶糖你多久可以供一次货。”

  “这要看运气!”

  王渊挑眉:“水晶糖产量本来就低,西域商人跨过荒人领地,才能到大业疆域,荒人领地凶险无比,来一次不知道多久。可能三月,也可能一年。所以下次供货,我也拿不准时间。”

  “哦!”

  周长发两眼一眯,又一脸恭维道:“看王兄弟气度不凡,一定出身大家族,不知可是龙城王家子弟?”

  龙城也是郡城,距离此地三百里,不过没有王姓大族。

  “在下九山郡城的!”

  王渊不耐烦挥手:“周掌柜若是后悔了,把钱拿回去便是,王某再找其他人交易,卖个一千贯给你看看。”

  九山郡城,大业与荒人交界城池,富县便属九山郡管辖。

  西域商贾经荒人领地入大业疆域,九山郡是第一站。

  这是个试探。

  “给!”

  大虎将钱箱向前一推。

  渊哥交代一旦他发话了,不管卖多少钱,都给人还回去。

  周掌柜连忙避过,挡在白糖前:“王兄弟,这是干什么啊,钱货已经两清了,六百贯钱是你的,二十斤水晶糖周家的!小顺子,替我送王公子。”

  伙计挥手作请。

  王渊冷脸拂袖上了马车,四人离开周氏糖果铺。

  看着马车远去,周掌柜满脸和善,变得精明狠厉。

  王渊言行举止虽然像公子哥,但却又有不对劲地方。

  四人衣服除了丫鬟之外,全都是新买的衣服。

  王渊虽穿丝绸,但佩戴玉佩、香囊极差,马车也像车行马车。

  有点不像大族弟子。

  糖类不易保存,从万里之外西域运来,绝对会化掉一些。

  这二十斤水晶糖一点未化。

  最重要九山郡比富县繁华,为何不在那里卖水晶糖,而跑到富县这种小地方。

  这一连串疑惑,堵在精明的周长发心头,他吩咐几句,伙计快步出门。

  “金子,甜的!”

  车厢里,赵清荷拿起金子咬了一口,大眼睛眯成月牙:“一天六百贯,十天六千贯,一月一万八千贯,一年就是十四万六千贯,十年一百四十六万贯,表哥,你要成为大富豪了。”

  王渊摇头:“小财迷,白糖暂时不能在富县卖了!”

  赵清荷惊了:“为什么?”

  王渊眯眼:“周长发反复试探我,心里肯定动了其他念头。”

  赵清荷愕然:“我怎么没听出来?”

第二本:《逍遥小贵婿》历史,连载104万字

简介:

本书又名《被退婚后,我诗仙身份曝光了》。 李辰安穿越至宁国成了被赶出家门的弃子! 这身世实在有些悲剧: 三岁启蒙至十一岁尚不能背下三字经,后学武三年依旧不得其门! 文不成武不就遂放弃,再经商,三年又血本无归。 他就是街坊们口中的傻子,偏偏还遇见了狗血的退婚。 面对如此开局,李辰安淡然一笑吟诵了一首词,不料却进入了贵人的眼,于是遇见了一些奇特的人和事,就此走出了一条波澜壮阔的路。 “若是问我的理想,我真的只是想开个小酒馆赚点银子逍遥的过这一辈子。” “若是问我而今的成就……其实都是他们逼的。” “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许多美好的、悲伤的,精彩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入坑指南:

晃眼间距离画屏湖的那场文会过去了四天。

那场文会自然在偌大的广陵城里传扬了开来,对于广陵城的百姓而言,他们所关心的便是那场文会中谁成为了钟离府的乘龙快婿。

结果当然是没有结果,于是这事也就渐渐淡去,唯有在学子文人中还有一些波澜。

因为那首不知道何人所作的《蝶恋花》。

学子们有着各种猜测,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将那首绝佳的词和住二井沟巷子东头的李辰安联系起来。

但二井沟巷子的街坊们这几天却发现了东头那处铺子的变化——

巷子东头那颗榕树下的本已经倒闭了小铺子忽然有了生机!

这两天那小铺子来了许多匠人,小铺子的那门被拆了,铺子里的灶台什么的也都拆了。

还有一些骡车到来,骡车上装的都是些崭新的物件,都被车夫们送入了后院。

“李家大郎这是发财了?”

“谁知道呢?许是赌钱赢了一点。”

“哎,这李家大郎也是不争气,竟然又去赌钱了。你们说他爹可是竹下书院的院正,怎么就将自家的儿子也教不好呢?”

“这就是命!李家二郎学识不就极好的么?大郎若是有二郎一半懂事,沈家想来也不至于退婚,可惜了,若是大郎娶了沈家小姐,怎可能住在咱们这小巷子里,那肯定住在高门大院里,每日里餐桌上都有脸盆那么大的肉夹馍可吃。”

“哎哎,你们发现了没有,这大郎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怎一个不一样?”

“他这几天每天早上天刚放亮就出了家门往外面跑。”

“……跑?脑子还是有问题,你们可都得长了记性,万不可再借给他银子!一文都别借,他可是被他爹赶出了家门的,往后再欠了债,他爹可不会再帮他还了!”

“……”

对于街坊私下里的话李辰安并没有听见,但街坊们看他那异样的眼神他是有感受到的。

面对那样的眼神,他都是淡然一笑,不过他表现出来的善意却并不能被这些街坊所理解,在街坊们的心里,他李辰安就像瘟神一样。

所有人避之不及。

对此李辰安当然也并不在意。

过自己的日子,让别人去看吧。

四天前在李府打的那一架让他对这身体有些担忧,所以他决定先将这身子给锻炼一下,于是就有了晨跑。

从二井沟巷子跑到画屏湖畔,再沿着画屏湖的湖岸跑到画屏东的烟雨亭大致在六公里左右,往返十二公里,加上在烟雨亭打打拳,耗时大致在一个时辰。

今儿个一大早他又出了门。

天光微亮,斜对面浅墨书院里已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

他看了一眼,心想读书果然是个辛苦的活计。

踩着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他控制着呼吸的频率,一路小跑又

第三本:《陛下求饶吧,太子造反成功了》历史,连载103万字

简介:

重生大周太子,奈何世人谤我、欺我、辱我! 周铮只好提起屠刀:“这天下,本宫要了!”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入坑指南:

“圣旨到!”

“周铮亵渎后宫,败德辱行。即日起,废黜太子之位,流放象郡,永世不得踏入皇都!”

一道圣谕,打破了大周王朝的宁静,各方势力,暗波涌动!

太子府。

众人颤抖跪拜,一脸绝望。

独一少年,负手而立,神色复杂。

他品相非凡,轮廓分明,面如冠玉,眉若刀锋,只不过那一双瞳孔,却给人一种深邃、捉摸不透之感。

周铮,便是眼前容貌甚伟的少年之名,也就是宣旨太监口中的当今大周废太子。

“三天了,没想到等来的居然是这般旨意……”

少年如深渊一般的眼眸出现了一丝波动,站在原地喃喃自语。

没有人知晓周铮乃穿越而来,三天的时间,他几乎消化了原主所有的记忆,同时也逐渐适应了大周王朝的一切。

“淑妃么?”

“人倒秀色可餐,可惜,心却歹毒了一些。”

随着脑海中记忆的浮现,周铮很清楚这不过是三皇子联合淑妃故意设的局罢了。

目的就是为了这太子之位!

本以为原主虽是一痴儿,虽没有雄心壮志征战天下之才,也没有精于政务救世治国之能,但乃陛下龙种,贵为太子,也可荣华无忧。

谁知原主任谁都可欺凌,现在更横遭陷害,直接被扣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如今朝局动荡,天下大乱,失去太子身份,怕是必死之局啊。”

想到这里,周铮瞳孔最深处也闪烁出来一丝寒光。

“本想继续装疯卖傻跟你们相处,混吃等死庸碌一生。”

“可,你们都在逼我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太子这个身份,乃一把双刃剑!

而今,剑尖直指自己的咽喉,周铮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周铮,还不接旨?!”

宣旨太监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一股不耐烦。

别说此时的周铮只是废太子,就算还是太子之位,满朝上下,谁又会真正忌惮一个痴儿。

太监的催促,让周铮回神了些许。

“别说摸了淑妃的胸,老子连她手都没有碰到一下!”

“没有询问,没有调查,直接以莫须有的罪名废掉自己太子之位,看来,有些人等不及了啊。”

最道无情帝王家。

在皇室之中,哪里有兄弟同胞之情,有的只是豺狼环绕,尔虞我诈。

但周铮最恨的,是当今陛下!

因为,若不是他点头,这圣旨如何落得下来?

“本宫,不接!”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周铮没有废话,当场拒绝。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神情猛地一变,抬头望着这道有些孤寂的身影,眼神中全是震撼之色!

不接?!

这两个字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炸响开来,众人猝不及防。

自大周立国以来,无人敢如此!

这两个字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炸响开来,众人猝不及防。

自大周立国以来,无人敢如此!

“周铮,你好大的胆子!”

“拒接圣旨,当场可斩!”

宣旨太监万...

以上就是今天的内容啦,希望大家喜欢,多多支持和关注哦,如有喜欢的小说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

作者:admin | 分类:手游app游戏网 | 浏览:16 | 评论:0